您的位置:首页  »  【杨家将(改)】(06)【作者:wgy5858】
字数:90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六、金环银环虐审杨九妹大娘三娘救人同被擒

  话说那萧宝抬头一看,说话的却是手下两名爱将金环和银环两兄弟。萧宝手下有四大金刚,正是金银铜铁四环,铜环和铁环在日间与杨九妹交锋时被杨九妹用飞刀杀死。金银双环在萧宝操杨九妹的时候一直忍着,看萧宝发泄完了,这才开口向萧宝说道:「将军,这杨九妹好歹是宋军中的将领,她一定会知道很多宋军的军情,不如就由我二人审一审她,也好对我军在随后的作战中有备无患啊!」
  「嗯……也好,就由你二人审一审吧!」萧宝沉吟了一下说道:「但是有一点,不要把这个骚屄整残了,我没有操够这个杨家的大骚屄呢!明白么?」
  「将军放心,我兄弟二人一定会把这个大骚屄完完整整地还给将军。」金环嘿嘿地淫笑道:「到时候保证这个杨家的大骚屄能老老实实地求着将军操她!」
  「那就把她带走吧,」萧宝伸了个懒腰说道:「本将军有些累了,操杨家的女人,还真的是挺消耗体力的!」

  「是将军,等着我们兄弟的好消息吧!」金环对着萧宝行了个礼后,对着那些小校说:「把这个骚屄带到我的营帐去!」

  那几个小校抬起了已经被萧宝操得昏迷过去的杨九妹,跟着金环和银环向金环的营帐走去。一路上,杨九妹那对雪白的大奶子和被萧宝操得已经红肿的骚屄自然是被这些小校一顿揉捏和抠挖。

  带到营帐后,金环和银环吩咐小校们退下,二人将还处于昏迷的杨九妹抬到了一张大椅子上。这张椅子大到可以并排坐两个人都不觉得拥挤,但是椅背中间却是一个木枷。二人将杨九妹的头部和双手固定在椅背的木枷中,然后又将杨九妹的双腿大大分开,在膝盖上方用绳索捆住,然后向两边拉开到极致,几乎形成了一字型。这样,杨九妹的骚屄和屁眼便毫无遮掩地暴露在金银双环的视线中了。
  兄弟二人看了看自己的杰作,互相对视了一眼后,金环对银环点了点头。银环会意,在旁边端起了一盆冷水,一把就泼到了杨九妹的脸上。

  「嗯……」杨九妹长长地呻吟了一声,幽幽地睁开了眼睛。

  「啊……」一声尖叫从杨九妹的空中发了出来。杨九妹看到自己被固定成这种羞人的姿势,虽然已经被萧宝当着他的亲兵操得死去活来,但是毕竟自己是第一次被当众操,所以羞耻心还是有的。加上站在自己面前的并不是刚刚操过自己的萧宝,杨九妹心中的羞耻和恐惧一起涌上来,不禁色厉内荏地说道:「你们……你们赶快把我放开,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们不得好死!」

  「哈哈!你刚才就说让我们萧将军不得好死,可是大骚屄被将军操过以后也没能把萧将军怎么样啊?」金环在杨九妹的还红肿的骚屄上摸了一把,淫笑道:「是不是杨家的骚屄都是这样,只要想被大鸡巴操,就威胁男人,让他们不得好死,然后男人的大鸡巴就会让你们的骚屄爽上天啊!哈哈哈……」

  「你胡说,不是……不是……」杨九妹挺动一下屁股,想躲开金环摸自己骚屄的手,但是,除了腰部和小腿能活动以外,其他部位根本就动弹不得,所以这次挺动更像是主动把骚屄送给金环摸。

  「哎呦,杨大骚屄,摸你一下就受不了了,挺着那大骚屄干嘛?难道我们将军的大鸡巴还没让你爽么?想让我兄弟的大鸡巴再操你一顿?哈哈……」银环说着,揪住杨九妹的两个大奶头,使劲地向前扯着,并且向左右两边扭,杨九妹的两个雪白的大奶子被扯得细长。由于头部和双手被一字型固定在椅背上,杨九妹只能挺起胸想来减轻奶子上传来的剧痛。

  「啊……疼……啊……疼死我了……」杨九妹小腿乱蹬,嘴里发出一声声的惨叫,「啊……轻点……太疼了……啊……」

  「这样就疼了,你妈了个大骚屄,我们那两个兄弟被你飞刀杀死疼不疼?」银环一边继续用力地边扯边扭杨九妹的两个奶头,一边恶狠狠地说道:「今天,你落到我们兄弟手中,会后悔为什么你那个骚屄妈生下你!」

  杨九妹一听,登时明白了二人的身份,心中知道自己今天怕是活不成了,索性咬住银牙,只是从鼻中传出阵阵痛哼的声音。

  「哎,二弟,将军说了,只要这个杨大骚屄配合我们,还是可以好生对待她的!」金环见杨九妹视死如归的样子,心中知道不能逼人太甚,否则一定会让杨九妹彻底死心,那样就不会得到一点宋军的情报了。于是对杨九妹说道:「杨将军,形势比人强。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只要你告诉我们兄弟想知道的,你就会毫发无损,不然,你真的会吃尽苦头的!」

  「呸!辽狗!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如若不然,我定取你二人项上人头!」杨九妹怒喝道。

  「唉……杨将军,不要这样固执,你还年轻,你看看你这小脸蛋,你这大奶子,还有这身材,尤其是这个骚屄,真的是千里挑一啊,只要你能活着,还有大把的青年才俊等着你去享受,何必要把自己陷入绝地呢?」金环放肆地摸着杨九妹的身体。

  「无需废话,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二弟,看来这杨大骚屄敬酒不吃吃罚酒啊!那我们只有成全她了!」金环一把抓住杨九妹的大奶子说道:「今天,你我兄弟就让这大骚屄尝尝我们的手段。二弟,把你的东西拿出来让这骚屄见识见识吧!」

  「好嘞!妈的!等会你这大骚屄可别求饶啊!」说着,银环走到旁边拿起了一个药箱。

  原来这银环自幼得到一本奇书,书中全是各种医药方面的配方以及说明。这银环也是天生对这方面有着天赋,几年下来,竟成了辽人中医药方面的大行家。
  「杨大骚屄,这个是我自己配制的春药,是专门用于我们战马的交配的,只要三滴,一匹母战马就会发情至极,至少要被五匹公战马操才能结束!」银环从药箱中取出一个红色瓷瓶,一边打开瓶塞一边看着杨九妹说道:「希望你能比我们的母战马有毅力,千万要忍住哦!不要求我们兄弟哦!」

  「别……不要……不要……」杨九妹一听,顿时慌了,她哪里听过这种东西,而且还是在畜生身上用的?不由得扭动着细腰以及那雪白的大屁股,口中说道:「辽狗!你们简直不是人!你们没有姐妹么?你会这样对待她们么?」

  「不会的,因为她们都比你听话!我们兄弟让她们做什么她们就做什么,不像杨大骚屄你那么倔强!不过,希望杨大骚屄可以倔强到底哦!」说着,银环扒开了杨九妹的骚屄,倒了两滴药水进去。

  「畜生!辽狗!你们不得好死啊!」杨九妹奋力地做着无味地挣扎,眼睁睁地看着那两滴药水滴进了自己的骚屄中。

  刚开始,是清清凉凉的感觉,那红肿的骚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忘记说了,杨大骚屄,这种春药为了防止母马的屄被操坏,有着消肿的作用,这样,无论怎样操,母马的屄都不会有问题,只有无尽的快感!」银环呵呵地笑着说:「这样,等一下我们操你的时候,你的骚屄就不会有受伤的可能了!」
  说话间,杨九妹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屄中逐渐热了起来,并且一阵阵麻痒传到了自己的大脑中,如果双手还可以活动,那自己一定会控制不住地抠挖自己的骚屄,以解那难以忍受的瘙痒。可是偏偏自己双手被牢牢地固定在头部的两侧,根本动不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见杨九妹那被固定的双手胡乱地抓着,全身都呈现出一种绯红色。腰部和那雪白的大屁股不停地扭动着,口中流出来的口水已经淌到了她那对雪白的大奶子上。鼻中传出重重的哼声,呼吸十分沉重。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杨九妹已经是浑身颤抖,骚屄中的瘙痒已经彻底击溃了她。这种常识基本都懂,人在疼痛面前可能能借着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忍住,但是,痒这种感觉是没有人能忍住的。

  「呃……呃……呃……」杨九妹双手一会儿紧握,一会儿大张,浑身大汗淋漓,像从水中刚捞出来一样。雪白的大屁股不停地左右摩擦着椅子,口中发出野兽一样的声音。

  「哈哈……骚屄,这才不到一刻钟就忍不住了,怎么,屄里是不是觉得有很多小虫子在爬啊!是不是偶尔还觉得小虫子在轻轻的咬上一口啊!哈哈,是不是想让大鸡巴狠狠地给你的骚屄来几下啊!」银环看着杨九妹的样子,得意地戏谑道。

  「嗯……啊……呃……」杨九妹闭着眼睛,身体紧绷,根本不敢回答银环的话,现在她全身的力量都用在对抗自己屄中传来的瘙痒上。但是杨九妹自己清楚,自己是不会坚持很久的,只是由于羞耻心的原因才没有放弃抵抗。

  「哈哈……杨大骚屄,何必忍得这样辛苦呢?看看,这骚屄流出来的水把地都打湿了!哎呦,这骚屄的屄豆都涨得这么大了!」金环一边继续羞辱着杨九妹,一边用手捏住杨九妹那涨得像花生米般大小的阴蒂,用力一扭。

  「啊……」杨九妹的从心里发出了一声满足大于羞耻的长长的惨叫,这叫声在安静的深夜里格外清晰。阴蒂上传来的剧痛,配合着骚屄中那无法忍受的瘙痒,杨九妹一下子挺直了腰身,骚屄中喷出了数股阴精,然后又重重地坐了回去,双眼翻白,竟是一下子高潮地失了神。

  「哈哈,这大骚屄,被男人捏着屄豆都能泄了身子!二弟,我们也该好好享受一下喽!」金环飞快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大哥,别着急,等一下这个骚娘们回过神的时候,一定会求着我们去操她的,那时候,我们兄弟再好好地调理调理她,岂不是更有情趣!」银环慢慢地也把自己的衣服脱光。

  「嗯……」杨九妹经过短暂地失神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啊……」一声惊叫,金环和银环两根八九寸长,青筋暴露,红得发黑的大鸡巴直接进入了杨九妹的视线里。杨九妹见到了这两根根本不输于萧宝的大鸡巴,骚屄中那瘙痒不但没有随着刚刚的高潮减退,反而更加的清晰了。

  「怎么样,杨大骚屄,我们兄弟两的鸡巴不比你们宋国的男人差吧!」金环用手握住自己的鸡巴根部抖了几下说道:「想不想让它操你的骚屄啊!哈哈!」
  「不……要……要……」杨九妹的眼中现在是充满了欲望。刚刚的那个高潮已经把她的羞耻心冲得残存无几。现在,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导火索,自己就会彻底崩溃。

  久经欢场的金环哪里还会放过这种机会,松开了握住自己鸡巴的手,一把摸向了杨九妹那淫水泛滥的骚屄,轻轻地摩擦着,口中说道:「看着骚屄都湿成什么样子了,这个时候要是有个大鸡巴狠狠地操几下该多舒服啊!」

  「啊……爽死了……啊……啊……又要来了……啊……泄了……啊……」杨九妹被金环轻轻地摸了几下,竟然又小泄了一下身子。

  「哈哈……」金环拿开了沾满了杨九妹淫水的湿漉漉的手,轻轻甩了几下说道:「太骚了!杨家的女人真的是太骚了!摸几下就泄了身子,这要是一天没有鸡巴,你们是不是就活不了啊!」

  「杨大骚屄,想不想要大鸡巴操啊!想的话,回答我三个问题,如果我满意了,就会让你舒舒服服地爽上天!」银环笑嘻嘻地说道。

  杨九妹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她现在已经是彻底地崩溃了。骚屄里的瘙痒已经把她折磨得不知所措,只想着屄里只要有大鸡巴操,其余都可以不管不顾。
  「你们宋军这次一共有多少兵马?粮草还够使用多久?后方还有多少援军?」银环注视着杨九妹的眼睛问道。

  「我……我……不知道」杨九妹怯怯地回答道。

  「哈哈!看来你还挺能坚持的,骚屄还能忍住啊!」金环再次轻轻地摸着杨九妹那还在淌着淫水的骚屄说道:「看你还能忍多久,骚屄,只要你不说,我们兄弟就一直不操你,让你痒死算了!」

  「啊……啊……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就是跟着六哥来的……啊……手指伸进去吧……痒死我了……啊……使劲啊……使劲抠我啊……痒啊……求你了……使劲抠几下吧……」杨九妹那敏感的骚屄被金环这轻轻的摸,瘙痒感更加的清晰了。

  「哦!看来的给你加点料了!」银环说着,走到了杨九妹的身边,一只手抓住了杨九妹的脚腕,然后在杨九妹的脚心上开始用手指使劲地挠了起来。

  「啊……哈哈……啊……妈呀……救命啊……啊……别挠啊……」杨九妹奋力地想要将脚挣脱出来,可是如何能成?浑身用力却也无能为力,只能扭动着自己雪白的大屁股,两个大奶子也左右甩动,口中大声的喊道:「我是真不知道啊……我们女人从来都不参与军情,只是听从六哥的指挥啊……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我真受不了了……两位大哥……两位爹啊……放过我吧……我屄痒啊……脚心痒啊……救命啊……」杨九妹眼泪鼻涕直流,浑身颤抖,没有被抓住的那只小腿乱蹬,大声哀求着。

  「哈哈……杨大骚屄,说些好听的求我们哥两个,不然你就这样一直痒到死吧!哈哈……」金环银环两兄弟也早就想好好操操杨九妹了,于是金环就戏谑地对杨九妹说:「只要你说的话我们兄弟喜欢听,我们兄弟就好好给你解解痒,你个大骚屄,知道么?」

  「啊……知道知道……两位大鸡巴哥哥……啊……两位大鸡巴爹爹……快用大鸡巴操我大骚屄……操我大贱屄……大浪屄……啊……我杨九妹的大骚屄就是为两位大鸡巴爹爹长的……求两位大鸡巴爹爹操我吧……操死我……啊……我骚屄痒死了……啊……」杨九妹从被萧宝操完以后,自然知道金环银环想听什么,于是也就放弃了一切廉耻,放肆地大声叫了起来。

  「既然你叫我们爹爹,那我们不就操你妈了么?哈哈……」银环这时已经放开了杨九妹的脚,转而玩起了杨九妹的两个大奶子,一边使劲揉捏,一边说道:「佘赛花的骚屄是被我们两兄弟操过么?你是我们两兄弟的大鸡巴操出来的么?」
  「是……啊……是……我是两位爹爹操我妈骚屄操出来的……我妈的骚屄被两位爹爹操爽了就把我生了出来……啊……现在我也要被两位爹爹的大鸡巴操……啊……亲爹啊……使劲玩我奶子……我的大骚奶子最喜欢被两位爹爹玩……我妈的大骚奶子也喜欢……到时候我和我妈一起撅着大骚腚……露着大骚屄让两位爹爹操……两位爹爹把我和我妈的大骚屄一起操烂吧……求你们快操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了……骚屄太痒了……」杨九妹已经是满口淫词浪语,屄中强烈的瘙痒让她只想着被操,已经没有一点羞耻心了。

  「哈哈……既然这样,二弟,我们就别难为我们的骚屄女儿了,我们就让这个杨家大贱屄好好爽爽吧!」金环站起身来,把自己的大鸡巴对准杨九妹那淫水泛滥的骚屄,一下子就连根操了进去。

  「啊……」杨九妹满足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然后就开始淫荡地叫了起来:「啊……大粗鸡巴……太爽了……操得真深啊……我骚屄太舒服了……亲爹啊……你就这样操死我吧……大鸡巴亲爹啊……使劲操我大骚屄……我就是个大烂屄……就喜欢大鸡巴操……操我大浪屄……大贱屄……大烂屄……操死我……我骚屄爽啊……啊……啊……大鸡巴……我喜欢大鸡巴啊……」

  银环见到杨九妹如此模样,已经知道了她不会有任何的反抗了。于是便解开了杨九妹身上的所有束缚,放倒了椅背,使杨九妹形成了仰面朝天的姿势。
  银环握住自己那早已硬挺的大鸡巴,使劲地拍打着杨九妹那俏丽的脸蛋,另一只手揉捏着杨九妹的随着金环狠操而上下晃动的大奶子说道:「杨大骚屄,你果然是个被很多根大鸡巴操过的贱货、婊子!什么话都说得出口啊!来,好好给亲爹我舔舔鸡巴,看看你亲爹的这个操过你妈骚屄的鸡巴是什么味道!舔好了以后你亲爹我好让你骚屄好好舒服舒服!」说着,就使劲地操进了杨九妹的小嘴里。
  「唔……唔……嗯……」杨九妹的小嘴哪里容得下这样大的鸡巴?感觉到喉咙都被塞住了一样,只能从鼻子里发出声音。于是赶忙双手上举,用力向外推着银环。

  「操你妈的!你个大骚屄!好好给我舔!要是用牙齿碰到了亲爹的鸡巴,我就把你满口牙齿全部打下去,让你在我们军营做一个只会舔鸡巴的营妓!」银环双手使劲地揉捏着杨九妹的两个大奶子,口中恶狠狠地说道。

  可怜杨九妹口不能言,只能摇晃着脑袋,舌尖猛力向外顶,希望银环的大鸡巴能够被摇晃出去。岂不知这样正好让银环感到别样的滋味,大龟头好像是被杨九妹的舌头使劲地舔着一样,再加上杨九妹的摇晃,简直是屄比操屄还要舒服,只要在那里站住,双手玩着杨九妹的奶子就行了,剩下的杨九妹自己就负责了。
  「哈哈!大哥,这大骚屄嘴里功夫太好了!我感觉比操她骚屄还舒服!」银环得意地说道:「这小嘴的功夫,简直是比我们辽国的最骚的骚屄婊子都好啊!」
  「那我们换换!让哥哥也试试这个浪屄的小嘴!」金环一边下下到底使劲地操着杨九妹那淫水泛滥的骚屄,一边对银环说道:「这个贱货婊子的大骚屄也很爽的,屄里好像有一张小嘴在咬我的鸡巴一样,而且你操她嘴一下,骚屄里就收缩一下,简直是太爽了!」

  「哈哈!大哥,要不然我们兄弟换换!」银环又使劲地操了几下杨九妹的小嘴,觉得鸡巴实在是操不进去了,才慢慢地吧鸡巴从杨九妹的小嘴里拔了出来。
  「呕……呕……」杨九妹干呕了几声,然后便急促地呼吸了起来。刚刚银环那最后几下已经深深地插进了杨九妹的喉咙深处。杨九妹已经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极速地喘了几口气后,用手摸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和鼻涕,哀求着说道:「求求你们了……别操我嘴了……操我骚屄吧……我快憋死了……二位亲爹啊……把骚屄憋死了你们就没有骚屄操了……女儿的骚屄还是痒啊……求二位亲爹使劲操吧……」说着,用手使劲地抠了几下自己的骚屄。

  「哈哈!我们兄弟两根鸡巴,你只有一个骚屄,你让我们兄弟两谁来操啊!」已经从杨九妹的骚屄中拔出鸡巴的金环笑着说道:「难道让我们兄弟两个鸡巴一起操进你的大骚屄里!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浪屄啊!一个鸡巴操进去还觉得不满足?」

  「不……不……不是……」杨九妹一听,吓得脸都白了,赶忙说道:「二位亲爹啊,你们的大鸡巴太大了,一个就把女儿的骚屄涨得满满的,要是两个一起操进去,那女儿的骚屄肯定是要裂开了。要是把女儿的骚屄操裂开了,女儿以后就没有骚屄来伺候两位亲爹了!求二位亲爹轮着操女儿的大骚屄吧,女儿的大骚屄随便二位亲爹怎么操都行!」

  「哈哈!大哥!这个大骚屄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真的把她操死了,我们还到哪里找杨家的骚屄呢!」银环大笑道:「大哥,你先好好操操这个大烂屄,兄弟给她装点助兴的东西。」说着,转身箱子里翻找起来。

  「好吧,那兄弟你就等哥哥把这个杨家骚屄操服了以后,你在慢慢享受!」金环使劲拍了拍杨九妹那雪白的大屁股说道:「转过来,骚屄,站到地上,撅起你那个不要脸的大骚腚,你亲爹要从后面操你!」

  杨九妹闻言,急忙背对着金环站好,上身趴下,与地面成九十度,双手按在椅子上,屁股高高撅起,双腿分开,骚屄大开,淫水竟然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金环站在杨九妹身后,把自己的大鸡巴对准杨九妹那淫水泛滥的骚屄,一下子就操了进去,然后就飞快地抽插了起来。

  「啊……啊……啊……大鸡巴操死我了……啊……亲爹啊……轻点啊……你的鸡巴太大了……骚屄女儿受不了了……啊……慢点啊……轻点……骚屄爽啊……啊……操死女儿大烂屄吧……啊……啊……救命啊……妈啊……女儿被亲爹操死了……啊……屄……骚屄……骚屄要烂了……求爹爹轻点吧……啊……」
  「操死你,操你妈的大骚屄,亲爹的鸡巴厉害吧!你妈都被我操得上天了,何况你个骚屄!操你妈,我操你妈佘赛花,再操你杨九妹,我操你全家大骚屄!你们杨家满门都是大烂屄、大浪屄、大贱屄!」金环双手紧紧抓住杨九妹的腰部,腰部飞快地挺动着,每一次都会把自己的大鸡巴操到杨九妹骚屄的最深处。
  「啊……啊……啊……操死我了……骚屄爽啊……大……大鸡巴操得好爽啊……使劲操……操我这个大骚屄……操我妈大骚屄……我妈大骚屄比我还骚……操吧……我妈最喜欢大鸡巴……我妈大烂屄最喜欢大鸡巴操……啊……啊……使劲操我骚屄……烂屄……贱屄……啊……」杨九妹此刻已经被骚屄中的奇痒折磨得没有一点羞耻心,只想着大鸡巴在屄里不停地操,口中淫词浪语一刻也不停,生怕自己让金环银环不高兴。

  「杨大骚屄,我们助兴的东西来了!」这时银环走了过来,手中拿着两个孩童拳头般大小的两个铜铃,铜铃的根部有大概二寸长的细铁链,细铁链的上方却又连接着一个鳄鱼齿的铁夹子,随着银环的走动叮叮当当的响着。银环淫笑道:「这样操着太枯燥了,我们来点小曲儿配一配!」

  杨九妹满脸疑惑,不知这对铜铃是做什么用的,但是隐隐觉得不好,却又无法阻止。

  这时银环走到杨九妹的身边,抓住杨九妹随着金环用力操弄而不停甩动的大奶子,揪住奶头,把铜铃夹了上去。夹子上的鳄鱼齿立刻深深地咬在了奶头上,一对大奶子由于铜铃的重量长长地垂向了地面。

  「啊……疼啊……奶头掉了……啊……受不了啊……快拿下去啊……求你了……真的受不了啊……」杨九妹急忙想用手拿掉铜铃,却又被金环在后面抓住双手,用老汉推车的姿势继续地操着。一对大奶子上的铜铃随着金环的操弄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煞是有趣。

  「啊……」杨九妹惨叫起来:「亲爹啊……奶子疼啊……啊……啊……骚屄爽啊……啊……救命啊……啊……骚屄好爽啊……用力操……操死我……操死我个大骚屄……大骚屄就是给亲爹操的……骚屄要烂了……大骚屄爽死了……啊……奶头要掉了……啊……奶子疼啊……」骚屄中的舒爽和奶子上的疼痛已经让杨九妹语无伦次了。

  「二弟,这杨大骚屄的屄里现在真紧啊!看来你这对铜铃让这骚屄爽飞了!」金环一边飞快地操着杨九妹,一边说道:「看来这杨家的骚屄经常这样被人操啊!奶子上挂着铃铛被人操,生怕别人不知道!这是告诉别人你们杨家都是婊子,越多人来操你们,你们就越舒服是吧!一群奶子上挂铃铛卖屄的贱货!我操死你!」说着,更加用力地操起来。

  「啊……啊……好爽啊……大鸡巴太厉害了……操得骚屄太爽了……操我骚屄……我是婊子……啊……我是个奶头挂铃铛卖屄的婊子……我就喜欢大鸡巴……喜欢大鸡巴操我骚屄……操我贱屄……我是个大烂屄……是就喜欢大鸡巴操的大浪屄……操死我……啊……啊……要泄了……又要来了……用力操我啊……」
  「操死你……你妈了个大贱屄……大烂屄……操你妈的……哎呦……我射死你」金环已经操了半个多时辰,也到了射精的边缘,猛力地操了几十下后,大鸡巴死死抵住杨九妹的屄心,「突突」地射出了一股股浓精。

  「啊……」杨九妹发出一声高亢地叫声,被金环的浓精烫的大泄了一次,软软地瘫了下去,竟又是泄晕了过去。

  就在此时,就听得一声娇喝:「辽狗!纳命来!」

  金环还没等回过头,就只见自己胸前露出了一截剑尖,想要回头,却是提不起一丝力气,当即气绝倒地。

  银环大惊,定睛一看,竟是两个黑衣劲装的女子。两人英姿飒爽,怒目圆睁,其中一个刚刚拔出了刺死金环的利剑。

  原来,此二人正是杨家大娘张金定和三娘董月娥。在杨家此二人与杨九妹的关系最是亲近,平日里就像是亲姐妹一般。此次杨九妹被擒后,二人最为着急,所以竟是瞒着杨六郎,趁夜来救杨九妹。

  二人本来已经找到了金环银环的营帐有一段时间了,杨九妹被操的过程二人也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不过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大娘张金定还是劝住了要杀进去的三娘董月娥。关键是不知道金环银环的武功到底如何,怕缠斗的时间太长暴露了,那样就真的是插翅难逃了。所以大娘张金定就决定先忍住,等到操杨九妹的人射精的一刹那进去救人。作为久为人妇的张金定和董月娥自然知道,男人在射精的那一刻是最没有警觉性的。所以在金环射精的一瞬间,大娘张金定果断冲进去,一击而中,将金环刺死。

  银环见状,转身就想跑,二女提剑就追。慌忙间,银环抓起自己的箱子,一把扔向了二女,箱中的大小药瓶和粉末劈头盖脸地就洒向了二女。虽然大娘和三娘挥剑拨飞了不少,但仍然是被洒了满身满脸的药液和药粉。

  大娘和三娘也顾不上擦掉这些身上和脸上的东西,只是一心想要将银环杀掉,仍然是一味追杀。

  银环一边大叫,一边绕着已经晕倒的杨九妹跑,使大娘和三娘投鼠忌器,不敢下杀招,生怕伤着杨九妹。银环发现这一点后,觉得找到了二女的命门,更是贴着杨九妹绕着。

  只是一阵功夫,大娘和三娘觉得自己的脚步越来越沉重,看着银环竟然有些重影,头部也传来了一阵阵地眩晕。

  原来,银环的箱中各种药都有,其中更是不乏迷药这一类。刚才大娘与三娘被这些药洒了满身满脸,就已经是中了招。身上的倒还差些,脸上的可就厉害了,随着她们不停地追杀银环,自然就呼吸到了自己的体内。追杀得越快,吸入的药量越大,随着血液循环的加速,药力自然就发作得越快。

  银环看到二女踉跄的样子,自然是知道了原因,所以就更加快速地绕着杨九妹跑了起来。二女在咬牙追了几圈以后,终于抵挡不住药力,只听「咣当咣当」两声,手中利剑掉到了地上,双双晕倒在地。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