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她,我的女神】(01-02)作者:恺子
字数:11506


                (1)

  她,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我面前。

  当我还在东看西找路上匆匆而过的行人中,是否有美女的时候。当我真好把眼神对准一对情侣,女方穿着高筒Aigle雨靴,白色半透超短裙,露出的小腿,纤细柔嫩,是自己喜欢的那种。一种莫名的冲动从下鼓动而上,正想的出神,眼睛随着她移动的方向同步过去的时候,突然间,「你是刘跃吗?」她突然出现在眼前,柔声问到。

  不知所措的把头转向声音传来的一面,一瞬间,她的面容把我从外到内,定格住了。

  直到她再一次略带生气的问到:「请问,你就是刘跃吗?」自己才缓过神。
  她梳着高高的马尾辫,马尾蓬松开,脸上略施粉黛,眼睛不大,但却是一对电光,似乎能抓住自己的心扉一样。这时,正略皱着眉头,稍斜着头问我。
  慌忙回答道:是,我是刘跃,你是小绳子吧!「

  「嘘!轻点!」她急忙摆手制止,又轻声说道:「那是我的网名,我不是告诉你,我叫许圣凡嘛。」

  「哦,对不起!」急忙挠头臊耳的回答。其实,并不是没记住她的真名,只是,一直在网上看着她的「小绳子」网名,真的意思没习惯。特别是,自己看着其他美女出神的时候,她,突然出现,稍微神奇的眼神,可能已经注意到自己在看美女呢。这么想着,就更慌中出错了。

  定了定神,接着说:你好。很高兴你能来。」

  听了这句,她才略有些带着歉意的说:「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是我叫你9点在这等我的,我却让你等个快两个小时了。真的抱歉!」

  哪儿啊,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美女,让等一天也值得啊。这时,我已经快速上下打量过,她穿着那种瘦身样式的紧身衬衫,下摆束在米色紧身裤中。深棕色皮带紧箍着腰跨间。即使穿着衣服也腰腹平坦,上身却微微鼓囊着,衬衫的上面第一粒扣子也解开着,另自己有想一窥神秘的冲动。

  「那里,我也没啥事,一直在公司工作加班,平时也没时间这么在路上发呆,我倒要感谢你让我能有这机会看看上海。」

  「喔,是吗?」她略带惊讶,「你不是上海人?」

  「是啊,我是武汉的。」自己知道,她,其实也不是上海人,她在网上聊天时知道,她自称是山东人。山东哪里却不知道。

  她略显尴尬,「不好意思,我不是说嫌弃外地人的那种,你知道,我也不是…」

  「我知道,我没想什么」我大大方方的这么说道。

  她转而放松的笑了笑,「有点尴尬……是嘛?」,「我第一次这么和网友约……,在一起。」

  知道她愿想说约会的,最后改口,心里有丝丝凉意和失望。转而一想,没啥,想那么多干嘛。

  「我们去哪?」两人突然同时说到。

  「哈哈哈」她反而更放松的笑出了声,声音更显的甜美,清灵。用没拿伞的手,微微捂着自己的嘴,眼睛偷偷看了我一眼,又转向边上。

  呵呵,这里到有点尴尬的苦笑了一声,转而在她的笑声中,又问到:「这么晚了,你吃饭了吗?现在已经10点半了,来福士也早关门了,没吃的话附近…
  …「刚说到这,被她打断了,」不吃了,喔,我吃过了「她略略低头,又微微斜着头问道:」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就在雨中慢慢走走?那边是人民广场,陪我去那边走走吧?」

  「好啊,我说了,正没机会在上海走走呢,体验一下大上海的风景,不错啊。」
  说完就后悔了。这不是明明白白说自己土嘛。来之前,特地请教了一位据说约女无数的前辈,他告诉自己在女孩面前必须先的经验十足,不论是什么,不能显得无知,穷酸。

  正责怪自己没听前辈话呢,她却轻盈的马上说道:「那好啊,走!」这声音在夜雨中就好似阳光再开,一扫阴霾。她轻巧的一转身,带了带自己的包。这时,我才注意到她背了一个小款LV,打着一把淡蓝色的长柄伞,款式特别,不像是国内能买到的。自己平时在办公室里,耳闻目度那些自称白领的女同事们整天聊各种时尚和名牌,却从来没听她们聊过伞。

  赶紧跟上她的节奏,一起转向人民广场。

  半个身的距离走在她右后侧,发现她米色的裤子下摆一大片都湿透了,似乎为了赶路走的很急的样子,一双白色的「N」轻便走步鞋也是乎湿透了。心里一阵激动,看来为了赶我们的约会,她还是很上心的。一定是有什么要事,耽搁了。
  「你一定在想,我为什么会迟到吧?」她突然说到,点破了我的内心,我囧囧的忙说到「哪儿,我,我…好吧,」自己突然觉得觉得没必矜持,「好吧,我的确有点想知道。」

  嘿嘿,她笑着转过头去,又转回对着我,「你走近点。」

  「对,我们其实也不算陌生人了。走近点,我不想让陌生人听到。」

  的确,我们在网上认识有快两个月了。正因为聊到后来几乎感觉什么都聊了,就像久违的老友,才提出和她见个面的。刚提出的时候,她在网上过了许久才回我两个字,「好的」。

  我紧赶一步走到她右侧,把伞稍微高剧过她的伞。

  她会心的微微一笑。是的,和她在一起就是这种感觉,欲拒还迎,却又满心暖意这两种有点矛盾的感情总萦绕和她在一起的时间。

  两人肩并肩,伞并伞的走向人民广场。一时间,有一种依然是男女朋友的错觉,是的,错觉而已。如果真是男女朋友,那就该共用一把伞,真的肩靠肩,手搂着腰了。这么想着,和她一起沉默着走了一段里,临近十字路口,正好等红灯,她再次侧着头,嘴角露着笑意,问:「我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愣了一愣,「哦,你说。」

  她定了定神,说到:「我今天迟到,是因为和我男朋友分手了。」说得干脆,斩钉截铁的感觉。

  我把等灯绿灯眼神收了回来,正视着她,嘴微微想开口,却没说出口……她看着继续说:「是的,我愿想分手是很简单的,因为我已经决定了,也很坚决。
  以为会很简单。所以约他吃饭,平静的分手。「顿了一顿,有急促的继续说:」我之前已经在电话里提出和他分手了,以为他已经接受了,没想到,他今天表现很激动,怎么也不肯分。我,我……,我意思不知道该怎么办。劝了他很久,最后,」

  「最后还没分成,对吗?」她一脸惊讶,没想到会得到这个问题。突然说:「快走,早就绿灯了!」

  一看,果然,一起等绿灯的行人早已三三两两的快走到马路对面了。两人急匆匆往前赶,一阵风奇怪的旋起,把她的雨伞吹的往回跑,她惊叫着「哎,哎」,用力往回拉,伞「嘭」的一声,开成喇叭状了。急忙去帮她,先把自己手里的伞给她,「你撑着,用我的!」一边拿过她的伞,半旋着,顺势一抖,顶着风,「嘭」,喇叭伞又打了回来。

  两人再次赶着往前走,恰好在绿灯变红灯时走到了。各自两脚踏上人行道时,两人都哈哈笑起来,互相打着对方的伞,一部分被雨淋到的头发,贴在了脸上,看着狼狈的样子,惹得对方都乐了起来。

  真漂亮,两边的鬓角细发都贴在了圆润的脸上,几丝雨水顺着还在往下淌,眼睛却比刚才显得柔情,也似水般,在路灯的映衬下那么的动人。自己的手不由得伸出去,相帮她擦掉脸上的水珠,又缩了回来。去口袋掏了一包餐巾纸递给她。
  她会意的受了,拿了一张,轻轻擦去水珠,一边擦,脑袋也左右微微侧来侧去,半湿的马尾早已成了一束在脑后荡来荡去。简直像日本漫画里的女主角的剪影,令人看的愣神。

  「哎,你看什么?是不是那还没擦干净」她问着,又拿了一张餐巾纸在手里。
  「喔,没。」缓过神的自己急忙又说道,「还有一些,我来帮你擦吧。」很自然的拿过她手里的餐巾纸,帮她在额头额角碰了碰。

  「行了,你真要全弄干,这一小包餐巾纸恐怕不够吧。」咯咯地笑着,她用手把帮她擦额角的手轻轻挡了回去,又说道,「走吧,这点,不在乎。你还想听吗。」说这时候,她的头又略微侧了下。看到她看着自己的眼睛,我心里面的感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从不知什么地方,却又是所有地方都钻了出来,心里面异样的感觉,从未有过。不由得加快了心跳。

  「你说吧,我听着。」

  「好。他最后也不愿意和我分手,你怎么猜到的?」她柳眉略为翘起,问道。
  「嗯?……,喔,你不是晚了这么久吗,我就猜你估计没和他分成。」说到这里,自己也感觉有点不相信这个理由,「呵呵,换了我,我也不会愿意轻易和你分手的。」

  「为什么?!」她认真的,带着十足的惊讶问到。

  为什么?这还用问吗?这在宅男里面,不,在所有男性来说怎么看都是美女,健美,阳光的外形,轻巧的上身略显性感,柔美的长腿被紧身裤包的正好。走起路来,腰肢和臀部扭动的那么的协调,动人。觉得自己的手很自然地想贴上去。
  这样的女孩,谁会愿意分手?那一定是那人自己有问题。

  「呃,我,就是觉得你,很漂亮……,不舍得和你分手是正常的吧。」尴尬的说了这么些,觉得有点无地自容。因为从未这么直接,正面的表扬过一位女孩。
  岂止是这个,就从未和女孩单独这么相处,并说过二句话以上的自己,今天真是,疯了吗?豁出去了。反正也没女朋友,怕啥!

  「喔,你真觉得我漂亮?」她继续认真的问道。

  「当然。」

  「就这么点时间,你就觉得我漂亮吗?」

  「是啊。」转而又道:「你已经漂亮到,不需要多久,谁都能感觉到你漂亮的程度了。」顿了一顿,看着她拧紧的双眉,继续补充道:「是,嗯……,我只是说实话。我的确这么想。我总不能骗你吧。」

  她转而嫣然一笑,「别紧张,不好意思,其实是我自己紧张。」

  她转身走向人民广场,继续说:「我之前的男友。」急促的又接着说道:「我是说现在我想分还没分的这个。我,我就谈过这一次。」

  「我知道,听得懂。」

  「我因为他一直赖着不肯走,所以没法脱身,所以只能陪着他,一直到他家里给他电话,让他回去,好像有什么急事,他才走的。我马上赶来。其实我在淮海路百盛约的他,坐地铁赶过来,再一路跑来。真是抱歉,还是吃到太久了。」
  她一口气说了比刚才多多了,算是把前面想说的都说完了,两眼看着对方,似乎等待着什么结果。

  自己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一小会才说到:「没什么,没想到你今天………」

  刚要继续说就被她打断了,她说到:「我的确安排的有点紧,只是和你约在前,和他是今天上午突然决定的,我怕和你毁约不太好,也的确把和他分手这件事情看的太简单了。」

  自己连朋友都没谈过,真不知道分手是简单还是复杂。一时没接上话。
  她接着说:「我再次向你道歉。真诚的。」

  看着她这么认真的态度,真有点不知所措。到目前为止别说女孩了,男性中也没有人这么诚恳地和自己说过话,道歉过。

  急忙摆手,「别这么说,你今天你也不容易。我们,我们要不,」原想说,要不换别的话题?临到说出口却改成,「你倒是真能找到我啊。挺厉害。」
  她扑哧一下,「是呀,你不是短信告诉我,你打的伞是一把绿色的移动手机广告伞吗?」她有点不好意思的又说,「整个附近,就你的伞最大,我就觉得怎么可能认错呢?而且,已经迟到了,也没想太多,就直接上去问你了。否则我一定会先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你接。然后再和你打招呼。来之前我就是这么想的。没想到。」

  我好似恍然大悟,搞什么啊。怎么问这问题。当然,自己特地找了这把奇大的伞,现在还很不协调的被捧在她的手上,「对不起,这是你的伞,我的太重了吧?」同时把她的伞还给她。

  「没,没太重,挺好,一点感觉淋不到雨。」但这么说,她还是马上把伞交换了,拿回她自己的伞,在我眼前,一切又那么的协调。真的是美女,和她有关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协调,服饰,鞋,包,还有伞,一切,好似数学家精确计算过比例一样,一切大小那么的协调,又好似美术家特低调好的油墨,颜色也显得那么的和谐,没有一丝违和感。

  两人这时才发现,一直顾着说话,没注意其实周围很空旷,雨被风吹着,横扫在两人下身,裤子,鞋子,早就都被打湿了。

  「那就往前走吧。」她说到,「我好像不该把你叫道人民广场,看你,都被打湿了。」

  「没事,我也不是本地人,你真要问我去哪,我还真回答不上,更尴尬。」
  她听这么说,也轻松了些,「我也不是本地人,只是这里一直想来。」说着忧愁的低下头,转而又抬起头,看着对方说,「我愁见到你,真的和你见面不知道说什么好,没想到一路说了这么多,还基本是我在说。」

  这挺好,真要叫自己说,真不知道说什么。但勉强接口,「上海的夏天,真是闷燥,比我们武汉一点不差。不下雨也浑身黏糊糊,都是汗,一下雨,里外都湿湿的。」

  「的确,真不知道自己为啥来上海。我并不适应这里。」她也应和道:「我之前也和你说过,我意思在网上,我一年前才来。」又略略低下头,「其实,是因为他在这里工作,想和他近一点,之前我在日本,两人隔开两地,两个国家,谈起来不方便,好不容易才决定中断工作回国,和他在一起的。」

  自己听到这里突然转头停下来看着他,「这么说……」

  她也停住,转身看着我,「这么说,什么?」

  「这么说,我,你们,并没同,……在一起?」

  她感觉到了要问的意思,有点矛盾的张了张嘴,还是说,「我回来后想过要和他住一起的,但,最终还是没住。没同居。」

  她转身又慢慢往前走,眼睛望了望另一边,再次半转身,「还好没同居,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分手。」

  「你一定奇怪,我为了他回来,却为什么在网上和你聊天吧?」她紧接着问到。

  「我,」这次又轮到自己尴尬的说话,「我的确曾经好奇。」是啊,我曾经很好奇,为啥有人,有女性愿意和自己说话,哪怕是网上,自己并不善言辞,怎么两人能聊那么多次。

  略微会想,网上一直在说日本的动漫,日中事情,反日之类的普通话题,不会说听多了也有自己的见解,网上自己没有顾虑,一开始也没想就此找一个女友,所以很放松的利用上班无聊和她聊着。

  至于怎么会聊到见面的,应该也是近几次,转到情感话题吧,才注意到她是女的,才想反正没啥事,无聊呗,随便这么一问,「想约你吃饭,可以吗?」
  没想到,她会说,好的!

  她觉得令人沉默了一段,接着说,「我其实回国前就已经和他感情有点淡了,正因为这样才想回来一起以便维持这段感情,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情。感情,没那么简单。」

  听着她老城的说着这些话,自己更不知该怎么借接口。尴尬万分。

  「我就觉得和你素未相识,没什么顾虑,又在上海没什么熟人,你约我吃饭,我也想换一换心情。就同意了。最后决定和他分手,是前天的事情。我觉得再也不能在一起了,太累了,过去式距离感觉远,但心不累,现在是距离近而心累。」
  她滔滔不绝,有点痛苦的说。「我是不是说的太多了,抱歉,今天我可能不在状态。」

  「我理解,刚分手,是我……,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以后,我再正式约你?
  可以吗?「自己也觉得这么走下去,真不知道还说什么好。

  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好吧,今天可能是这样。」转而提起精神继续说,「好的,等你下次正式约会。」

  听到她说约会,我也心情一振,「好!我叫出租送你回去吧。」

  她连忙说,「不用了,我自己叫车。你自己回去吧,不用送我了,这么晚了。」
  我也知道没法坚持,只能说「好吧,我来拦车。」

  转身,两人正看着车来的方向,真好一辆出租停下,车上乘客开门要下,自己连忙三步两步跑上前,生怕雨夜的出租被别人抢走。不对,其实自己是希望被人抢走的,这样就能和她多呆一会,但不知为啥,又怕呆长。真怨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

  幸好没人上前,附近的人都赶着去赶末班地铁了吧。车上是一位妇女,年纪不大,三十来岁,一身连衣裙,高跟鞋,紧接着波浪般的头发先从车里划出,我赶紧上前拉好门,想多司机说,转而又回头要问许圣凡,这时一整浓烈却又并不俗气的香气径直扑鼻而来,车里的女人走出车,「请让我先下吧。」略带怨气却又不失风度的语气,天籁般的声音。不禁一愣。

  「对不起,我有点急了。你先下」自己说着,侧开身,让她离去。女人走之前用余光看着着这边,嘴角微斜上翘。浓妆下的眼光像是在邀请自己陪她一起去一样。

  怎么又脱线了,她还等着呢,或许又看着自己盯着别的女人呢!赶紧继续要问她,「你住哪?」

  这时她已经轻跳过一个小水塘,走到了自己身边,「我去长宁区,天山路。」
  「她去天山路。」自己转述给出租车司机,「你在天山路!我也住哪啊。」
  「是吗?」她也惊讶的回应到。

  的确,两人聊了那么久,从未问起对方住哪里,没这必要啊。也没什么话题引子,能聊到这里的。两人都没注意。

  「那一起走吧,还是先送你回家吧。」自己再次坚持。这次,感觉自己超水平发挥了,今天总体还是超水平的,要不然,真不可能有这么大勇气。

  「好吧,那就麻烦你了。」她也觉得在坚持不一起,也不近人情,显得太僵硬了。想要往前面座时,自己把她制止住,「坐后面吧,安全!你不知道,」今儿轻声继续说,「坐出租车坐后面安全。你还是坐后面吧。」

  她没说什么,只是停住了。自己马上让开一直把着的门,让她上车。

  看着她上车后,真要关门,突然听里面说:「你也上后面坐吧,后面的确安全些。」

  一阵激动的喜悦,发自内心,犹豫了几秒,也座了进去。坐下,对她微微一笑,接着对司机说:「走吧,去天山路。」

  她紧接着对司机说:「师傅,天山路,芙蓉江路。谢谢!」

              (2)【同程】

  车临近天山路,芙蓉江路时,出租车司机问:「哎,小姐,再往啥地方走?」
  这一问,把头一直靠在自己身上睡着的她叫醒了。

  刚上车时,她和自己座的还保持一定距离。毕竟还陌生嘛。虽然两人从见面到上车,她也算滔滔不绝的说话,换了一个环境,竟也突然没把话题继续。自己则在边上苦思冥想,想找一个话题,打破这尴尬的局面,却又苦于想不到任何可能她会感兴趣,又不至于不合现在场合的话题。

  她过了会把低着的头抬起来,冲自己笑了笑,「没想到你也住在长宁区,说不定路上还见过你呢。」

  「是的,我也没想到。怎么这么巧」原来想说怎么这么有缘,觉得这么说太俗了吧,改成「这么巧」了。至于见过,那绝对不可能的。就算她换一种打扮,装束,就凭自己平时看美女的「火眼金睛」,见过这样的美女是不会忘记的。见过一次肯定能记得。

  「你平时在那总去哪儿玩,我是说逛街。」她又问。

  「我平时不太逛街,你知道我在软件公司上班的,比较忙。」这里装逼装的好啊!自己也不禁为自己鼓掌。「不过我要逛也去百盛之类的。」再一次鼓掌,其实除了超市,电脑城,哪都没逛过。即使是超市也是一周一次,基本上自己家不烧饭,家里连米都没有,就一个锅。去超市也是买些日用品,红牛饮料之类提神的。「不过,我也不是女生,本来就对逛街……」自己马上打住,骄傲使人自满啊,这么说再往下自己怎么说话题啊,正苦恼着,就听她说:「我也只是逛逛衣服,回国匆忙,扔了一批衣服,回来一开始时间挺多的,也没找到工作,闲着就逛街,上网。那时正好流行微信,我就用了。所以,后来才在那次捡漂流瓶时捡到了你的。」

  是啊,我都不记得自己那个漂流瓶里写的什么了,也没好意思问。一直都没问。

  「你还记得你那个漂流瓶写的什么吗?」她终于问了这个问题。

  真想不起来,那时一回家就是群租房那拥挤的一小块豆腐干一样的空间中,每天回家就躺床上用手机上网,微信的漂流瓶,不知道扔了多少。也不知道写了些什么。自己也一度惊讶,竟然会有回应!起初以为是和自己一样的屌丝男,物以类聚嘛。很自然。真没想到会是异性,更没想到见了面会是这么的惊为天人。
  正认真的回忆着,她继续说,「我猜你想不起来了吧。」她眯缝着眼,侧着头看了自己一眼。长发一缕倒在一边的肩头上,鬓角发这时已经有点干了,不再贴在脸上,而是一丝丝飘着,她的双手规整的轻握拳放在自己大腿上,伞折着放在她的左侧。

  这画面怎么形容呢,唯美画面?一时想不起来。脑子是空白的感觉。

  顺手把放在两人中间的那把大伞放到自己右侧,靠着门。「不好意思,这把大伞。」

  她柔声说:「没关系,早就湿透了,那还在乎啊。」这时她把上身靠在靠背上,显然有点累了,没像刚进车时正坐着。

  「你那时写了一句话,让我到现在还不能忘记。可能记不记得了,但是对于我那个时候来说,就像说到了心里,打开了心结一样。」说着说着她放低了音量,继续说到,「你说:寂寞对有的人来说是一剂迷幻药,让人摸不清方向,对有的人来说,则是苦口良药,让人自省。我那是和他有点难继续,回想自己当初是因为寂寞和他走到了一起,你知道吗,一个人在国外,有时很寂寞,太寂寞了。」
  自己当然知道,一个人在上海,从大学到现在也快8年了,一开始出来是小孩子,没什么感觉,一切新鲜而已。特别是上海和自己的家乡比,其实家乡并不在洛阳,而是下面县城下辖的一个镇子上,家里也不算完全农业户,但周围出了农田,并没别的特别的。上海就完全不同了。只是,新鲜感褪去,学业加重,找工作的压力,又不擅长交朋友,越到后来越感觉寂寞。至于写的那些,有些是抄来的,很少自己想出来的,让她这么一提醒,倒想起来,就这句话是自己写的。那天可能寂寞的有些发狂,出去跑了一圈回来,洗完澡,拿起手机就写了发走,好像发泄了一把一样。

  「你这么说,我记起来了,是我写的。没想到你会回。」

  她听这么说,嘴抿了抿,一笑,微微抬起下巴,说:「我和他一开始是那样,但后来,我来上海后,和他并不是每天见面,人生地不熟,突然换了一个环境,感觉比日本还寂寞,但是,感觉突然变了。觉得可以一个人,其实并不需要什么人。一个人就可以了。」

  她把转向窗外的脸转过来,再次对着自己,「你说呢,我是不是算是成熟了?」
  心想告诉她,你是成熟了,美到完美,在一起这么点时间,越发觉得体型上至少是成熟的美。略宽的臀部,略丰满的胸部,圆润的小下巴,无不显着恰到好处的成熟的美。

  自己也对着她笑笑,「那啊,你很年轻,不能说成熟,而是青春。」

  她有点嗔怒的看着这边的眼神说:「我是说精神上,你想什么?」

  自己愣了一愣,「喔,我意思成熟就有点老气了,你,我是说,嗯,是的,你这么说的确是成熟。不过我也是说的精神上。」

  哈哈哈,她清脆的笑了起来,「对不起,我说话有时咄咄逼人。是我不好突然问了这么奇怪的问题。你看,问这个问题就是说明我不够成熟,你说呢。」呵呵呵,她继续笑着。

  自己送了一口气,没想到她自己远了场,和她在一起好像不用有什么负担。自己也感觉轻松了些许。

  「你有点累了吧,我看你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突兀的向她说了这么一句,自己也想给自己一巴掌。

  「是的,精神累比什么都累。」她低头叹气道,「最近好几天都没睡好,说着竟然打了个小哈气,接着不好意思腼腆的手捂着嘴说,」不好意思,你看一坐下更觉得累了,我眯一会,好吗?快到了,你叫醒我。可以吗?「

  「好,你睡吧,还要开一会呢,晚上下雨,今天又是周末,你看现在正堵车呢。」

  可不是,正开在高架下面,司机准备上高架,堵在了引桥前。我看了眼窗外,雨水顺着玻璃窗淌下,在霓虹灯璀璨红色的映衬下显得光影十足。

  自己能和她一直这么坐在一起就好了,真希望就这么一直堵车堵下去。
  回过头刚要和她说什么,望见她,竟然已经熟睡了。头靠在座椅的靠枕一角,闭着嘴闭着眼睛,借着外面的光线,终于能够仔细的观察她的五官。

  长得什么都是端正的,标致的,精巧的,五官到脸庞的距离都是几乎一致的,一直以为这样的脸就是标准的美,谁长成这样,怎么都是美。没想到她比自己的一般定义还标准。

  闭上的双眼感觉有点修长,睫毛长长的,微微弯曲,像洋娃娃的睫毛一样。鼻子像是用白玉雕琢,再经过仔细打磨一样,微张的鼻孔,翘翘的鼻尖,这线条,令所有东方人都羡慕。头往下移动了一下,靠在了椅背上,想去伸手扶住她,又缩了回来。但身体不由挪了过去一点,看清了她的下巴,虽然不是明确的瓜子脸,但从耳根直直地斜过来的线条,在下面这里汇成,饱满的下巴。越发显得是一件艺术品,令人想要延着这线条去触摸它。上面的嘴唇不厚不薄,不知是略涂了口红还是外面光线的映照,在白白的脸上,颜色不觉夸张,恰到好处的吸引着人,想要有要去吻它的冲动。

  克制,对自己说。往后坐直了一点。她这么可爱,显得纯洁,自己可不能乱想。眼睛扫过她的领口,两个笔直的领子向上敞开着,第一粒纽扣位置很高,所以被她打开着,隐约看到略耸的双峰撑开一点空间,看不到什么,但却更显神秘。
  这时原本双手相握的右手从膝盖上掉下,小手指正好碰到撑着椅子的自己的手上。

  五指秀长,并不骨瘦,没有涂颜色的指甲个个泛着光,反射着外面的光线。好像握着这双手,好像亲吻这双手,好像把这双手用来捧着自己的脸,捧着………

  正想着,突然,左肩头一震,她的头靠了上来,没醒,耳朵竟然能听到她打折小呼噜。一时不知所措,不知是不是该把她放正,拿捏不准,「算了。」已经上了延安路高架,一会就到了吧,高架上不堵车,出租车司机把油门踩得很猛,车也跑得飞快,左晃右晃的在车流里穿行。

  上海的出租车虽然比老家好多了,但一直不习惯这种开车方式,总在变道,非要把车开到所有其他车前面,像是在赛车比赛,要争第一一样。

  「哎,小姐,再往啥地方走?」司机问道,把我从胡思乱想里拉出,把她也从睡梦中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抬起头,这时她的右手已经挽上了这边,可能对她来说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吵醒后迷迷糊糊的她自己也突然意识到,不光脑袋靠着,手竟然也挽着初次见面没多久的陌生人。

  她连忙放开右臂,垂下手,用左手揉了揉眼睛,忙说到:「不好意思。」连忙看了看窗外到哪里了。

  这时外面雨早已经停了,透过窗可以清楚地看到窗外。

  「向前再开一点,师傅。到新天地河滨花园门口停。」她指示司机。

  新天地河滨花园?听到这个不觉一惊,挺有钱的呀,这是第一个感觉。记得自己大学毕业后找房子,也曾知道这个小区,觉得挺高档的,房租也很贵。还在管理群租房,自己真的没法住这样的小区。

  「开进去吧。」自己接口道,「刚下完雨,地上都是水。」

  看到她还有点犹豫,接着又说到:「你别担心,都是高楼房,我送你到大楼下面就走。」

  她愣了愣,忙说:「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不好意思耽误你回家。」
  「好吧,既然你这么好意,」转而面对前面司机,「师傅进了小区,开到16号,谢谢。」

  「好额。」司机回道。上海司机说的普通话总带上海话习惯。自己一直没适应过来。这么脑袋里一闪的想过。车不觉接近天山支路了。

  「谢谢你。」她说道。「刚才真的不好意思,没想到睡着了,看来是真的很累了。」

  「没事,一会而已,路上也没堵车,很快就到这了。」停了停继续说,「很高兴和你见面,回去后你也别多想。分手可能不是很容易,但给自己压力太大,也不好。生活总要继续,放松点。」很惊讶自己说出这些话。

  显然,她听到这些话,也觉得意外。不过她很礼貌的说,「谢谢你,第一次约出来,又是迟到,又是,又是给你添麻烦。」

  她说了很多次「添麻烦。」我很奇怪她为什么总说这句话。平时没听到谁,不论是上海人还是来这里的外地人,这么说过。

  「希望还能再约你出来。」眼看进了小区,知道再不说也没这机会了。
  「好啊,我看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她大方的说,令人不得不相信这会是真的。

  「停车,掉头开出小区,快,师傅!」她突然用高出一般许多的音调,指示出租车司机。

  「为什么,怎么了……,不是」刚想问她,就看见她低下了身子和头,「他,他等在门口。」

  「他?」自己很快就不这么迷茫,是她男友呗,还能有谁。高大的身材,站在底楼门廊,特别明显。周围还有一两个人,还有两辆车开着大光灯停在那里。
  不至于吧!风个手,对方是这样的女孩,有必要拉这么帮人一起来吗?太夸张了吧。这么想着,挺直了腰板坐在车里,远远经过他们时,就见几个人用怀疑和凶狠的神态扫过整辆出租车。她偏着头缩在门下,一动不敢动。

  自己故意若无其事的眼睛扫过他们,手还指着前面,好像在指示司机一样。
  出租车开出小区的时间比进来长了太多,好不容易等开出了小区,她马上起身问:「没注意到我吧?没跟出来吧?」

  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你放心,刚才他们没注意这辆车。」

  「喔,好。」她沉思了一会,马上说,「去你那呆一晚上,可以吗?」
  「啊!」天哪,怎么也没想到她会问这句话。不会吧?不过也是,有家回不去,总要找地方吧。可是,自己家是群租房,自己住都觉得够呛,哪有地方给她容身。但也总不见得住宾馆吧?既没钱,没提不出口。

  正尴尬着看着她期待而又紧张的神情,她正要开口说,自己马上脱口而出「好的。」

  她见回答这么坚定,露出了一丝放松的神情。

  「小姐,超啥地方开。」出租车司机有点不耐烦的问。

  上海人喜欢称呼女性小姐,不像家乡,一般叫美女。但,在自己看来「小姐」却又像是那种小姐。特别是这个时候,感觉司机似乎是这么认为的。

  「去茅台路,安龙路。」说完看着她,想安慰她,「别太紧张,缓一缓再想怎么解决吧。」

  「解决什么?」她突然惊恐的看着问。

  「啊,你男朋友的事情啊。

  「喔,没事,他,也不会一直呆在那里。明天,我再回去。」说完,她主动搂靠了过来,轻轻地在耳边说「别说话,就这么让我靠一会。」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