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18)【作者:nana12345(圣水娜娜)】
字数:1206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8)新进烙铁地狱母女被两个变态富婆残忍虐待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所有人都累了,看守就压着我们三个人去洗漱间,然后叫我们洗澡漱口,一边洗着澡我们一边不由自主的大哭了起来。看守们看着我们大哭,在洗漱间门口大声的狂笑着。

  等我们洗完了,看守过来慢慢抚摸着我和露露的屁股对我们说:「哭什么哭,天天被玩多爽啊,一会叫你们两个休息休息,去给烙铁地狱的客人作马桶,也叫你们见识见识烙铁地狱,哈哈哈哈……老骚货一会把你女儿叫上,一起去小剧场表演为狗口交,吃狗屎,然后被轮奸,哈哈哈哈,叫你和你女儿爽够了……」
  阿姨听见之后哭着不敢不答应,好变态啊,居然这里还叫奴隶为狗口交吃狗屎,这怎么咽下去啊。

  看守带着我和露露离开了洗漱间,带我们走过长长的走廊,按下电梯,到了下面烙铁地狱的那一层,电梯门打开之后,依然是黑黑的走廊,走廊两边依然是铁门,一切是那么的安静,安静的叫人发慌,看守带着我们到了一个储藏间,叫我们推一个小车,然后取出一些刑具叫我们推着跟着走,我们看了一眼,好多钢针,钢条,喷火器,打火机,蜡烛,铜阴茎,烙铁,熨斗,鞭子,电棍……这些都是做什么的?不用问是用来虐待折磨这里的女人的,看着这些刑具心都在发颤。
  看守又开开一个铁门,叫里面的一对母女出来,这对母女看见看守叫她们,眼神充满了对未知的恐慌,做妈妈的还不住的求看守放了她们,但看守连理都没有理她,母女二人充满恐惧的老老实实被叫了出来。

  母女两个人都赤身露体带着手铐脚镣,长得都非常漂亮,母亲留着披肩大波浪长发是那么的丰满,一柳密密的阴毛在两腿之间露着,女儿梳着农村女孩子的马尾辫,身材非常匀称,阴毛也密密的,但不胖不瘦,母女的皮肤都不是太白,透着农村女人的肤色,也透出一种质朴的性感,很引人遐想。

  我和露露推着这一小车的刑具,这对母女被押着跟着我们,这对母女在这装满刑具的小车旁仿佛不是人而只是活生生的玩具,想着这对可怜的母女就要接受这些刑具的折磨,真是好惨啊。

  看守带着我们走到了一个大房间,推开厚厚的门,一个沙发上作者两个四五十岁左右的女人,胖胖的,留着短发,一脸横肉,心狠手辣的样子,表情和眼神冷冷的,好可怕,化着浓浓的妆,都穿着精致的裤子和精致的衬衣,都穿着肤色的短丝袜,踩着中高跟鞋,手上戴着好几个金戒指,手腕上还带着金手镯,耳朵边两个金闪闪的耳钉在灯光下闪烁着。

  看守叫我们进来然后叫母女跪在她们的脚前,叫我和露露跪在旁边远处一点,看守对她们说:「李姐,韩姐,您点的木头给您送来了,前天刚到的货,还新鲜着呢,这个女儿前天到了以后按您们的吩咐已经机械破处了,用木头桩子破的,包您们玩的满意。这两个是给您特配的马桶,您们要是方便就用这两个马桶。」
  「定了那么久才到货,等的我们都快痒痒死了,走吧,等玩完了,我们还按这个按钮叫护士过来对吧?」

  一个女人靠在沙发上说。

  「是的是的,园子各个圈新进了一批母女,都是一起来的,所以迟了些,以后欢迎您常来玩,小的们就告退了。」

  看守说完就关上厚厚的大门,离开了屋子。一切又变得好寂静。只剩下这个妈妈在地上低着头搂着自己的女儿,她们的表情充满了恐惧和无助,作马桶的我和露露跪在一边旁观者一切。

  突然坐在地上的妈妈搂着女儿跪起来颤抖的对这两个女人说:「两位奶奶,求求您为我们母女求求情吧,我们都是穷苦老实人,女儿的爸爸在外面欠了赌债,又碰上我们穷村子闹旱灾,就被女儿的爸爸偷着卖到这里来了,我看您们是富贵人是好人,求求您们为我们说说情吧,实在不行,就求这里放了我女儿,我在这里做牛做马都行……」

  这个阿姨一直在唠唠叨叨的。

  阿姨边说,沙发上的两个富婆对视笑了笑,一个女人对地上的阿姨冷冷的说:「木头话还很多啊,新来的,呵呵,现在是第一次接客吧?」

  「什么?接什么客?」

  阿姨突然抬起头用好似不太明白的眼神问了一句。

  「接什么客?呵!嫖客啊!我们是你和你女儿的嫖客啊,还找我们帮你求情,花出去的钱谁还给我们。」

  一个富婆敲着二郎腿挑着鞋轻蔑地说。

  「嫖……嫖客……我是女人,您们也是女人啊……怎么……?」

  阿姨有些木讷的有些自言自语的问着。

  「呵呵,被男人玩过,还没有被女人玩过了吧,一看就是刚从农村出来的土逼,烂木头,明白的告诉你,同性恋懂吗?呵呵。」

  阿姨听见吃惊的张嘴啊了一声,怀里的女儿也抬起头惊讶的看着这两个富婆,她们的表情是那么的不能接受。

  富婆接着说:「别太惊讶,想被女人玩还太奢侈了,这里叫烙铁地狱,你们是烙铁地狱的木头,看那车刑具了吗?就是玩你们母女两个烂木头的。」

  富婆说完嘴朝小车扭了一下,跪着的阿姨这时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住的在地上磕头求富婆放了她们,或者放了她女儿,旁边的女儿望着这一小车的刑具开始有些慌张逐渐颤抖起来。

  「只要你听话,我们看你的表现,嗯,就放过你女儿,明白吗?否则叫你女儿躺着出去。」

  一个富婆冷冷的说着。「我听话,听话,您们说什么我都听,只要别难为我女儿……」

  阿姨焦急的颤抖着带着恐惧焦虑慌张的声音眼巴巴的望着富婆们说着。
  「那就开始吧,过来,给我们闻闻脚。」

  两个富婆把挑着的鞋甩到地上,翘着脚底被汗浸的发黑的肤色丝袜,等着阿姨来闻,突然我闻到一股浓浓的脚臭味弥漫在屋子里,真的好臭啊。

  阿姨低了一下头,往后缕了一下垂着的头发,跪着爬到富婆的脚前,阿姨正要举起手捧住富婆的脚的时候,突然愣住了一下,慢慢回过头,用极度悲伤的声音对自己的女儿慢慢说:「翠妮……把眼睛闭上……闭上……别看」女儿听见妈妈这么说,哭泣着慢慢闭上了眼睛在地上坐着。

  阿姨然后扭过头来,双手捧住一个富婆的脚,鼻子贴紧了,慢慢闻起来,阿姨一下子被熏到了,干咳了好几声,不过忍着,继续闻着。

  「呵呵,还害羞,怕被你女儿看到啊。」

  一个富婆冷笑着说。

  另一个富婆白了阿姨一眼,光着丝袜脚站了以来,随手拿过小车里的皮鞭,走到阿姨女儿跟前,照着这个叫翠妮的女孩子就是一顿乱抽,女孩子眼睛睁开了,惨叫声响彻在屋子里,阿姨的女儿抱着自己的胳膊坐在地上忍着痛哭着。

  「看到了吗?老骚货,你不听话,乱讲话,你女儿就要挨罚!自己跪那笑着抽自己嘴巴!对着你女儿抽!」

  拿着鞭子的富婆大声呵斥着。

  心疼自己女儿的阿姨看见刚在的场面没有一丝犹豫,强装着笑容对着自己女儿抽起自己的嘴巴,叫翠妮的女孩子两只手捂着脸不停的哭着,我在旁边看着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这些客人太不是人了,不仅糟蹋性奴的肉体,还摧残性奴的精神,太变态了。

  「别抽了,过来接着闻我们的脚!」

  拿着鞭子的女人坐下,抬起脚向阿姨命令着。阿姨跪着过去,捧着富婆的臭丝袜脚使劲的闻着,好怕又犯什么错。「我们的脚臭吗?」

  「嗯,臭,臭。」

  「喜欢闻吗?」

  「喜欢,喜欢。」

  「叫你女儿好好看看你的贱样好不好?」

  「好,好……」

  阿姨的声音这时候已经变得颤抖了。

  「来,闻完了,给我们好好用嘴洗洗脚。先热热身,一会好好烫烫你,叫你叫叫。」

  富婆一边脱袜子一边说。阿姨好像已经丧失了思维,颤抖着捧着富婆的脚使劲的舔着,吸吮着富婆们的脚趾。翠妮在地上坐着一边哭着一边在发抖。这对新来的农村母女已经被这些场面吓傻了,但可怜的她们不知道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可怕的她们还没有看到,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一个富婆站起来边说:「舔的我神清气爽,尿都出来了。」

  然后她走到我们跟前对着露露说:「马桶,躺下,张嘴,伺候主人尿尿。」
  露露连犹豫都不敢犹豫,躺下去张着嘴。

  富婆脱下裤子,把裤子内裤扔到沙发边上,光着屁股蹲在露露嘴上,就尿开了,尿的时候还对着露露的脸放了一个又臭又响的屁。

  露露大口大口的都把富婆的尿喝进肚子里。

  富婆满意的站起来又对我说,给主人用嘴擦擦屁股,我马上躺下,富婆蹲在我的嘴上,我大口大口的舔舐着富婆的阴部,把富婆沾满尿液的阴毛和阴部都舔干净了,味道好骚啊,富婆的阴毛密密的,阴部黑黑的,性欲充满的阴唇向外张开,里面都是分泌出来的粘液,都被我吃尽了肚子里。

  富婆起来说:「没想到配的马桶和厕纸还不错。」

  我和露露稍后也坐起来,注意到阿姨和她女儿看见这一幕更害怕了,她们想不到这里居然叫女孩子喝尿并用嘴为客人擦恶心的脏屁股,她们一定在想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但是她们现在还不知道做烙铁地狱的奴隶的她们会比我们这些厕奴圈的女孩子要惨不知多少倍。

  「想喝吗骚货?想喝也喂给你和你女儿。」

  另一个富婆说着也一边在脱裤子,阿姨呆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来,端着这个玻璃碗!」

  富婆递给阿姨一个大玻璃碗,站着在玻璃碗里尿了一大碗黄黄的尿液。
  阿姨望着这一碗尿,睁着大大的眼睛,颤抖着。

  「喝了!」富婆命令着。

  阿姨不敢不从,颤抖着把玻璃碗挨到嘴边,尝试着喝了一口,突然「噗」的一声把嘴里刚喝进去的尿液全吐在碗里。

  「第一次,是会不习惯,慢慢就习惯了,给你女儿尝尝,呵呵呵呵。」
  富婆假仁假义的说。

  阿姨犹豫了一下,好像又怕自己女儿挨打,思想好像挣扎了一番,不知道该怎么做,富婆接过这个玻璃碗递到她女儿手里,「还不舍得分享,自己留着又不喝,来,小姑娘,你尝尝阿姨的饮料,哈哈。」

  翠妮颤抖着接过碗,被吓得也不敢不从,不过喝了一口之后和她妈妈一样,噗的一声把尿液都吐在了碗里。

  「来!那个马桶,给这对母女示范示范。」

  富婆招手叫我过去,我跪着爬过去,接过富婆手里的这大玻璃碗尿,坐在地上,正对着这对母女,咕咚咕咚的把咸咸苦苦和着母女口水的尿液都喝进肚子里,我大喘了一口气,用手背擦了擦嘴,把碗放在地上。富婆笑了笑:「看了吗?你们母女学着点,这就是新来的和来久的区别,哈哈哈哈。」

  母女二人看着我喝尿的时候,捂着嘴好像要呕吐的样子,但是因为害怕,又不敢表现出来。

  「来,骚货,一起玩玩。」

  两个富婆一起把阿姨架到了沙发上,把阿姨簇拥在中间。

  「小木头,看看我们怎么玩你妈妈啊,哈哈哈哈。」

  富婆对着阿姨的女儿说。

  富婆把上衣和胸罩都脱了,赤裸裸的围着阿姨,富婆的胸好大,但是身材不如阿姨好,小肚子微微鼓起,阴毛在两腿之间露着。

  一个富婆用手托住阿姨的脸使劲的吻着,手还在阿姨的身上摸来摸去,另一个富婆也用手摸着阿姨丰满的胸部,黑黑的乳头,还有阴毛浓密的阴部,这个富婆吻完了,另一个富婆抓过阿姨的脸又接着吻,富婆发出呻吟的声音,而且把一条腿架在阿姨的腿上不断摩擦,阿姨被她们摸的发出痛苦的呜呜声,里面夹杂着一份羞耻,一份恶心,也有一份不情愿。

  阿姨的女儿被命令坐在阿姨对面睁眼望着一切,表情充满了恐惧和尴尬。
  富婆把阿姨的腿分开,用粗大的手搓弄着阿姨的阴部,阿姨的阴部被搓得湿湿的,一个富婆扒开阿姨的阴唇,然后对跪在地上的女儿说:「快看看你妈妈的逼,多骚啊,小木头过来,闻闻你妈妈的逼,别害羞。」

  阿姨听见开始挣扎起来,但是富婆告诉阿姨如果阿姨反抗的话就用钢条穿透她女儿的乳房,阿姨听见一直在发抖,阿姨的女儿也在发抖,被迫慢慢把脸靠近自己妈妈的阴部,用鼻子慢慢的闻者,翠妮的手一直捂在胸口,一个女孩子闻自己妈妈的胸部该是有多恶心啊。

  「骚货,叫你女儿给你舔舔逼,快,不说的话,就把开水倒在你女儿脑袋上。」
  阿姨听见,绝望的抽泣着,慢吞吞的和自己女儿说:「来,给妈妈舔舔逼。」
  然后说完,阿姨就把脸用手摀住,大声的哭着。

  翠妮也在不停的哭着,一个富婆看翠妮没有动作,就把翠妮的头往前按了一下,翠妮的嘴唇接触到了自己妈妈的阴部,然后被逼着伸出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自己妈妈肥嫩的阴部。

  「什么味道的小姑娘?」

  「甜的,甜的……」

  「哈哈,还甜的,我看你味觉出问题了吧,哈哈。」

  富婆戏弄着母女两个。

  富婆这时把阿姨略微放开,一个富婆从旁边拿过一个按摩棒,然后又把沙发上臭的不能再臭的脏丝袜套在按摩棒上,富婆对阿姨说:「骚货,来试试用我一个星期没有洗的丝袜做套套的按摩棒,我可有脚气,保准叫你更痒痒,哈哈哈哈。」
  说着,就把套着臭丝袜的按摩棒插进阿姨的阴道,然后开动了开关,阿姨一下子突然呻吟起来,我能感觉到阿姨想努力的忍住,但是没有女人能忍住这种快感,阿姨的腿在抽搐,弄了好久富婆才把按摩棒拔出来了。

  富婆叫阿姨站起来,拍了阿姨的大屁股一下,叫阿姨站在屋子中间光着屁股跳舞。

  阿姨羞耻的走到屋子中间,开始扭起屁股来。

  「笑,笑啊,怎么不笑啊。」

  富婆命令着,阿姨强装着笑容,在屋子中间跳着舞。

  一个富婆把自己的另一只脏丝袜扔给阿姨,叫阿姨把这个脏丝袜塞进阴道里,把袜子头露出来,这样跳舞,阿姨颤抖着捡起这个脏丝袜,用手掰开自己的阴唇,不情愿的把丝袜塞进了自己的阴道,丝袜的口在阿姨的阴道口外露出来,随着阿姨一扭一扭的,丝袜的口在阿姨两腿之间晃来晃去。

  一个富婆拽过阿姨的女儿的脑袋,把翠妮的脸强按在自己的阴部上面,摩擦着,翠妮发出一阵一阵的干呕声。

  阿姨看见表情好伤心好痛苦,但是她知道自己救不了自己的女儿,再多说一句话,可能自己的女儿就要挨打。

  就这样,过了一会,一个富婆说:「骚货别跳了,热身就到这吧,嘿嘿嘿嘿。」
  然后两个富婆站起来,把阿姨的手举起来的姿势掉在了房顶顺下来的铁链上,然后又按动开关把铁链往回一紧,阿姨点着脚尖站在地上被吊在房顶上,两只脚稍微分开分别将脚镣和地上的铁环紧紧拴在一起。

  然后又把阿姨的女儿和阿姨并排不远同样的吊在一旁。

  两个富婆接着把装满刑具的小车推到阿姨的身边。

  阿姨看到小车可怕的刑具,好像预感到了什么,浑身不住的发抖,颤抖着求饶,但是阿姨越是害怕越是求饶,富婆越是开心的大笑:「这个木头真不错,要好好玩玩……也叫你们这对新来的母女知道知道什么是烙铁地狱。」

  富婆互相说着。

  然后富婆熟练的带上白色的橡胶手套,在阿姨胸部用大棉棒涂着消毒水,一股可怕的味道弥漫在屋子里,阿姨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我和露露不由自主的抱在一起,也颤抖起来。

  我感觉这时候富婆的眼神里阿姨和她的女儿根本就已经不是人了,真的成了玩弄的积木,富婆眼里没有一丝的怜惜。

  一个富婆从盘子里拿出一根三十厘米长的钢针,钢针在灯光下透出惨白的寒气,阿姨的眼睛随着富婆的手动着,盯着这个钢针,感觉胆子都快吓出来了。
  一个富婆用手揉了揉阿姨的乳头,然后另一只手慢慢的把这根细细长长的钢针垂直插进了阿姨的乳头。

  阿姨好想往后躲,但是哪里能躲开呢?手被紧紧的拷着,两只脚也分别被脚镣和地上的铁环紧紧拴在一起。

  就听见一阵极度痛苦的尖叫从阿姨喉咙里发出来,「啊……」富婆一边将钢针竖直插进乳头,一边还在用钢针搅弄着,想都能想到有多痛。

  富婆用钢针插完这只乳头,就去插阿姨的另外一只乳头,接着又是一股撕心裂肺的惨叫,「啊……疼死啦……」

  我看见阿姨的女儿的眼神都快吓死了。

  「来,尝尝沾满你逼水的臭丝袜。」

  富婆把刚才按摩棒上套着的湿漉漉的臭丝袜摘些来塞进阿姨的嘴里,「咀嚼,就像咀嚼口香糖一样,哈哈哈哈,好吃吗?哈哈哈哈。」

  阿姨抽泣着忍着屈辱慢慢的咀嚼沾满自己逼水的臭丝袜,表情极度的痛苦。
  富婆拿起另外一只钢针,走到翠妮的跟前,翠妮颤抖着睁着大眼睛不住的在说:「不要……不要……」

  阿姨在旁边颤抖着急忙说:「求求您们两位奶奶了,刚才您说了,我要是听话就放过我女儿,求求您们了,您们怎么折磨我都可以,求求您们放过我女儿吧,呜呜呜……」

  「我们刚才是说过,可是你也没叫我们满意啊,哈哈哈哈,骚货,你们这种贱命生下来就是叫我们玩的,还求饶,你们应该高兴才对,今天适应适应,以后你们这样被玩的时间长了,哈哈哈哈。」

  阿姨听见呜呜的哭着,但还是在不住的恳求。

  可是富婆哪里会可怜她们啊。

  富婆对着翠妮冷笑了一下,慢慢的就把钢针插进翠妮稚嫩的乳头里面,就听一声惨叫,「啊……疼啊……好疼啊……」

  富婆大笑了起来。

  接着富婆又拿起另外一根钢针,直直的插进翠妮的另外一个乳头里面,年少的翠妮被扎的疼得浑身发抖。

  「别嫌疼,这才刚开始,哈哈哈哈。」

  两个富婆说着,每个人从小车里拿出一个像打火机一样的东西,按了一下喷出火焰来,然后对准阿姨和翠妮一个乳头上的钢针烧烤着钢针,一边烧着钢针一边笑着说:「要是疼就叫啊,我们就喜欢听惨叫,哈哈哈哈。」

  钢针不一会就被烤的通红通红的,随着钢针越来越红,阿姨和女儿喉咙里发出难以置信的惨叫,这该是多么疼啊,钢针的热度烤着阿姨和她女儿乳头和乳头里的肉,这该是多变态的人才能想出来的酷刑啊。

  富婆用喷火打火机烤了半天,然后把打火机关上,继续的拨弄着阿姨和她女儿乳头上的钢针,每拨弄一下这对可怜的母女就更发出惨叫,「啊啊啊……求求您们放了我们吧,太疼啦……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太疼啦……」
  一个富婆连理都没理睬她们,然后从小车里一根一米长的钢条,这跟钢条头里尖尖的,宽也就半厘米,但是看上去很坚硬。

  富婆拿着钢条,用锋利的尖滑弄着翠妮的乳房,「小木头乳房还很嫩啊,叫我看看有多嫩……」

  说着就把这跟钢条横着慢慢从翠妮乳房的一侧慢慢插进去,翠妮的惨叫声比刚才更惨烈了,我和露露看到这场面搂在一起不住的颤抖着。

  这跟钢条从翠妮的右乳房插进去,穿过去,然后又插进翠妮的左乳房,锋利的尖穿透两个乳房,露在翠妮左乳房的外侧。

  然后富婆又开始用喷火的打火机烤着这跟钢条,我感觉翠妮疼得叫的都快死了。

  在旁边的阿姨看见这个场面张着大嘴恐惧的一句话竟然也说不出来,但是喉咙里发出发布出来的声音,好像被吓得堵住了。接着一个富婆又用钢条一样的穿着阿姨丰满的乳房,用喷火打火机烧烤着钢条,屋子里传出母女两个人都能掀翻屋顶的惨叫声。

  富婆停止了烧烤钢条和钢针,每个人从小车里拿出皮鞭子,狠狠抽打着母女两个人的身体,啪啪啪的响声还有母女两人疼得喘着大气的声音还有惨叫声一阵接着一阵。富婆抽得累了,点了两颗烟站在旁边抽着。母女二人眼神空洞的望着她们,疼得一直在呻吟,身体偶尔的抽搐几下。

  一个富婆一边抽着烟一边用手捏着翠妮的下巴摇晃着:「你个小贱逼,操你妈的,看你就他妈的想抽你。」

  富婆说着,使劲的一个一个打耳光搧着翠妮。

  翠妮的妈妈疼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另一个富婆狠狠的飞踹了一脚翠妮妈妈的肚子,然后也狠狠的搧着翠妮妈妈的耳光,一边扇一边还骂:「两个臭傻逼,臭贱逼,生下来就是挨玩挨操的,妈的。」

  一个富婆扇完了翠妮,把还燃着的烟头狠狠的按在翠妮的肚子上,翠妮啊的惨叫了一声,肚子上落下一块疤痕。

  另一个富婆则把还在燃着的烟头按在翠妮妈妈的乳房上,翠妮妈妈疼的一边叫一边抽搐着。

  两个富婆又用鞭子抽了这对母女半天,然后拿过来按摩棒,把自己的臭丝袜套在按摩棒上,然后捅进这对母女的阴道,然后打开震动开关,「给你们来些麻药,叫你们爽爽,哈哈哈哈。」

  母女两人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怎样,一边抽搐着一边呻吟着。富婆这么玩了半天,然后拔出按摩棒,把沾满逼水的臭丝袜,接着塞到母女的嘴里面。

  富婆把吊着翠妮妈妈的铁链松下来,翠妮妈妈躺在地上,两只脚被铐在地上的铁环里两条腿劈着,露出阴毛浓密的肥嫩阴部。一个富婆拿过来一个电吹风说:「阴毛还很密啊,我给你阴毛做一个新发型。哈哈哈哈。」

  说着就打开电吹风,然后开开最热的风的开关,挨近阿姨的阴部,直直的吹着,阿姨被热风烫得不住的惨叫,屁股上下抖动。「啊……哎呀呀呀呀……啊啊啊啊……」

  叫的真的太惨了,我和露露捂着耳朵都快崩溃了。

  另一个富婆拿来了电熨斗,我还在想这是要干什么啊?就看见这个富婆打开房间的一个水龙头开关,里面流出冒着热气的开水,富婆把开水灌进电熨斗,然后蹲到阿姨的跟前说:「骚货,阴毛都被烫的翘起来了,我给你熨平了,哈哈哈哈,试试电熨斗的感觉爽不爽,哈哈哈哈。」

  说着就用电熨斗整个贴上阿姨的阴部熨着,阿姨发出比刚才更惨烈的叫声,「哇啊啊啊啊啊啊……」

  就看阿姨的阴部冒出一股热气,阴部被熨的都快熟了。

  两个富婆哈哈的狂笑着,然后又拿过一个大蜡烛,一个人举着,另一个人用喷火器烧着这根蜡烛,一大滴一大滴的蜡油撒到阿姨的胸前,身上,然后一个富婆叫我们两个:「两个马桶过来,扶着这个骚货。」

  我和露露被吓得连想都没想都过去,根据富婆的吩咐把阿姨扶起来坐到地上,一个人扶着阿姨的一个肩,我的手摸到阿姨的身体的时候才发现阿姨疼的浑身冒着汗,肌肉不住的抽搐。

  富婆然后继续用蜡油滴着阿姨,滴满了后背,以致全身,只有头部没有被蜡油覆盖。

  然后两个富婆叫我们放开手,然后又把阿姨吊了起来,「我们帮你融化一下蜡油啊,哈哈哈哈!」

  富婆狠狠的说着,然后用喷火器直直地对着阿姨的全身烧着,阿姨惨叫的都快死了,只见阿姨身上的蜡油被喷火器融化了,从身上流了下来,但是阿姨的皮肤也被喷火器烫伤了,皮肤红红的,还起了好多泡。

  但是富婆没有可怜阿姨的惨状,继续拿起鞭子抽打着阿姨的身体。阿姨这个时候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只在那里耷拉着脑袋不住的喘着大气呻吟着,身体疼的不断的抽搐。

  富婆走到翠妮跟前,把翠妮从铁链上解了下来,翠妮一下子坐到地上,胸前还插着钢针钢条恐惧的看着两个富婆。

  一个富婆扶着翠妮的肩膀,另一个富婆扒开自己的屁股,对着翠妮的脸拉起了大便,一条长长的大便喷到翠妮的脸上,翠妮恶心的大声呕着。

  富婆拉完了,命令翠妮自己捡起掉在自己腿上和身前的大便:「小骚货,捡起来,两只手捧着吃!」

  翠妮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绝望的望着这团大便,没有办法似的两手捡起大便,慢慢的张开嘴尝试着吃,但是就听见一声干呕,翠妮恶心的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呕吐着,靶胃里的所有食物都吐了出来。

  翠妮一边吐着,富婆用鄙视的眼光看着翠妮,一个富婆劈开腿,掰开自己的阴唇,对着翠妮的脑袋就开始尿尿,翠妮一边吐,尿到脑袋上的尿液从头发上流下来,样子好狼狈也好凄惨。

  富婆拿过鞭子抽打着翠妮,翠妮被打的倒在地上的大便和呕吐物里面,浑身不住的在发抖,好像要死了的样子。

  富婆拽着翠妮的马尾辫,把翠妮的脸压在地上说:「操你妈的骚货,给我吃,给我吃,给我都吃了!」

  富婆打的累了,在小车里拿来一个喷火的打火机,说:「骚货,你的脚还够嫩的啊。

  勾引了多少男人,你个贱货,叫你以后还勾引男人。

  叫你在这躺着装死,给我起来!」

  说着就把喷火打火机对着翠妮的脚烧了起来,打火机喷出的火焰直直的烧着翠妮的脚趾,翠妮疼的抽搐了一下脚,突然起来,一边惨叫着一边哭着一边在地上飞快的爬,富婆就在后面把打火机换成大喷火器烧着翠妮的脚后跟。

  翠妮被逼到墙角,颤抖着不住求饶:「求求您们了,求求您们了……」
  「求求我们?快过来吃!」

  富婆命令着翠妮。浑身上下都是呕吐物粘液的翠妮被吓得飞快的爬回那摊大便跟前,双手捧起大便狼吞虎咽似的放到嘴里咀嚼着,一边咀嚼着一边干呕,但是翠妮害怕被烫,拼了命的吞咽着富婆的大便。翠妮又大声干呕了一声,捂着胸口把刚才吃下去的大便都吐了出来。

  一个富婆在小车里拿出一个内裤,这个内裤前面有一根塑胶阴茎,这个富婆穿在了身上,然后抬起还在呕吐的翠妮的屁股,把这根阴茎插进翠妮的阴道,像男人一样干起了翠妮,翠妮啊啊啊的不住的呻吟,眼睛空洞的睁着,里面充满了恐惧,痛苦和绝望。富婆一边干着翠妮,一边狂笑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另一个富婆突然拿起打火机,把打火机放到趴着的翠妮耷拉着的胸部下面,点起了打火机的开关,喷出的火苗烧着翠妮嫩嫩的乳房,翠妮惨叫了一声拼命的把屁股挣脱开富婆的手,然后翻过自己的身子躺在地上,又立刻爬起来在屋子里面躲着。但是屋子就那么大,哪里能躲掉呢,两个富婆很快抓到了不住颤抖的翠妮,把她从地上拖回来,然后拴到屋顶的铁链上,脚拷回地上的铁环里。翠妮被命令的两手举着被铁链挂着同时蹲在地上。

  一个富婆从后面扶着翠妮的肩膀,另一个富婆拿出震动按摩棒来折磨翠妮的阴部,翠妮睁着眼被折磨的哇哇大叫。然后富婆把翠妮放躺到地上,一个富婆把大屁股坐到翠妮的脸上,不住的摩擦着,另一个富婆按着翠妮的腰,还用按摩棒捅进翠妮的肛门,坐在翠妮脸上的富婆的大屁股沟,阴部和肛门完全盖住翠妮的脸,翠妮的脸成了富婆泄欲的工具。

  富婆蹂躏了半天从翠妮的身上起来,然后走到翠妮妈妈的身边说:「没想到你个骚女儿伺候的我们还很好,那我们就给你一些奖励吧,哈哈哈哈。」

  说着富婆把烙铁放在屋子旁边的小火炉里,等了一会就拿起烙铁对着已经被折磨的没有力气的阿姨的大屁股狠狠的烙了上去,烙铁接触皮肤发出一阵嘶嘶的声音,翠妮妈妈突然啊的惨叫起来,然后富婆说:「今天就到这里吧,看你们是新来的,不忍心给你们太高强度的,下次我们再接着来玩你们,哈哈哈哈。」
  另一个富婆则说:「还不谢谢我们,两个骚货?」

  翠妮的妈妈喘着粗气,颤抖无力地说:「谢谢您们,谢谢您们……」

  富婆按了桌子上的一个按钮,一会门就打开了,进来好几个穿护士服的护士,每个护士都长得天使的面庞,真的看不出来她们的面孔下面是一副魔鬼的心肠。
  护士后面还跟着几个看守,护士一进来就把翠妮的妈妈从铁链上松了下来,然后用不知道什么的药水擦着翠妮阿姨烧伤的皮肤,阿姨咬着牙发出一阵阵的惨叫声,一个擦药的护士很专业的对另一个记录的护士说:「木头0359号,烧伤中度,进住院部治疗一个星期,然后接客。」

  处理完阿姨,护士叫看守把浑身颤抖的翠妮拖到屋子角落里,用水管子接上水龙头冲洗着翠妮身上的呕吐物和大便,护士给翠妮擦了一些药,然后对着记录的护士说:「木头,0360号,烧伤机轻度,可以继续在烙铁地狱接客。」
  翠妮听见护士这么说,突然跪在地上哀求护士放了她,但是护士连理睬都没有理睬她,其中一个护士摸着翠妮的头说:「小姑娘,你这样贫贱的身份做木头叫高贵的客人玩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啊,即使今天你不继续接客,过一个星期其实还是要接的,呵呵。」

  翠妮听见,浑身不住的发抖,一边绝望的哭泣着。

  阿姨在一边也在哀求看守,但是看守什么话都没有说。

  「哇,这个小木头一会还要接客啊,是什么项目啊?」

  一个富婆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对看守说。

  「是提壶灌顶,就是开水洗澡,火针刺臀,炭烧肛门,还有轮奸,是被三个男客人订了。哈哈」看守回着。

  一个富婆摸着翠妮的头说:「小木头真可怜,一会还要接客,老骚货,没想到我们能放过你女儿,但是你女儿还是躲不过去啊,哈哈哈哈。」

  我听了,很难想像烙铁地狱的奴隶未来的日子该怎样过。阿姨听见也大哭着,还在一边哀求着,但是看守把阿姨使劲架走了,护士也都跟着走了,只剩下翠妮一个人坐在地上绝望的大哭着等着接下来的客人。

  剩下的一个看守叫我和露露跟着出去,然后坐电梯回到我们的那一层,路上我在想,做一个厕奴在这里真是幸福的事。看守恶狠狠的对我们说:「看见了吗?如果不老实就把你们送到烙铁地狱里去!露露,因为厕奴圈缺人,园子特别批准你回到厕奴圈,你要好好的表现,伺候好客人,否则就把你这只被污染的奶牛送到烙铁地狱去。」

  我们听见颤抖着马上回答:「贱奴知道了。」

  看守带我们去储衣间,递给我一身大红色的刺绣文胸和内裤,给露露一套玫红色的刺绣文胸和内裤叫我们穿上,然后对我们说:「带你们去花街柳巷,去那里继续接客。」

  这一天自从醒来就没有闲着,不过对比烙铁地狱,在这一层做性奴真的太幸福了,我和露露跟着看守光着脚在水泥走廊里走着。花街柳巷是哪里,哪里又有什么样子的客人玩我们呢?会不会非常变态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