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陈局长和他的女人们】(10-13)作者:benson2003
字数:99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香港考察不忘忙中偷乐

  今天在邀请方的安排下,第二天上午陈局长一行人驱车到香港科技大学的学生食堂考察突发卫生事件处理体系,下午又到兰桂坊酒吧一条街考察,下午的考察特意安排得比较晚几乎是4:30才到现场。

  经过介绍酒吧经营状况和公共卫生管理监督体系也就到了6点多,就地在一家高级餐厅用工作餐,王雪娟一直陪在局长左右,有时候还帮局长翻译店内的英语提示和英文菜单。

  餐厅是英式风格,几乎都是男侍者服务,个个都西装领结举止优雅,气氛也很干燥。陈志刚闷闷不乐,谈话间还抱怨香港这边的接待不够灵活,虽然高档餐厅讲究的是品位,但是起码也应该有美女陪乐才对。

  8点结束后,谢局长(卫生局副局长)邀请陈局长一同去海湾温泉水湾桑拿,陈局长觉得一天的考察确实也比较辛苦就很乐意的和副局长一起去了,雪娟则和几个同事一起去旁边的酒吧泡吧,听听正宗的Jazz和Blues。

  陈、谢两个局长进去后早已有人在门口迎候多时,原来谢局长已经事先安排好了。两人进了人工海浪按摩池,在温暖的海水和涌动的泉眼刺激下,一身的疲惫顿时消退,一阵舒畅和轻松。

  两人在里面泡了1个多小时,然后回到包厢,这里的包厢相当隐蔽,像宾馆一样有固定的房间,里面有电视、冰箱,还有小酒吧,非常舒服,窗外是灯火通明高楼和隐约看见的海湾。

  陈谢两人躺下不久,就有人敲门,「进来。」谢局长看都没看就喊。

  两个衣着古朴的女人轻轻走进来,然后停在老谢面前。老谢对着她们说,「这是陈局长,你们要好好伺候,知道吗?听懂吗?」

  其中一个用生硬的普通话说,「您放心,我们会努力的。加油!」说着还示意旁边的一个。

  陈志刚扑哧一声笑出来,这两个港姐还真有意思「加油!」陈志刚幽默地回应她们。心想:这个老谢原来安排得这么周到,来泡澡顺便也来泡个妞。不过他心里还是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这两个港妞是不是给上。

  他用方言问老谢,「长得不丑,跟她们谈过价格了没有?」

  「我的陈局长呦,这你倒放心嘛,敞开了玩……」老谢笑着说。

  两个港姐也不知道他们在说是么,反正一动不动地站着,等待客人示意。老谢招了下手,两个姑娘这才慢慢走过来分别在两人身边的地毯上跪下(礼节)。然后开始用手轻轻地捏两个局长的腿,从小腿到大腿,从外到内,循序渐进,非常专业,手法也比内地的红房子职业得多,两个局长非常满意的静静享受。
  此时王雪娟和宋主任、李伟(局里的同事)等人还在酒吧畅饮聊天,欣赏老外演绎的爵士乐。宋主任对雪娟很好,因为在局里就数雪娟能说会道长相讨人喜爱,所以趁这次局长不在和雪娟套近乎。李伟精明实干,陪吃陪喝,也图个人多热闹。

  忽然一首很熟悉的爵士老歌响起,宋主任起身邀请雪娟去跳舞,雪娟也没有拒绝,还害羞地说,「我不太会跳,您得见谅啊,要是局长在一定要笑我了。」
  宋主任很热情地搂着雪娟挑起来,雪娟其实舞跳得很不错,曼妙的舞姿和凸凹有致的身材看得宋主任心痒痒,可是没办法他知道雪娟是局长的人了,还是尽情地享受现在吧。

  一曲跳完,底下的同事们都拍手叫好,难得看到雪娟如此美妙的舞姿。宋主任则更是想老牛吃嫩草般窃喜,脸笑得通红。

  再回到包厢两个港姐还在轻柔给局长们按摩,然后又示意局长转身扒在床上。她们用轻巧的小手握成拳,快速但又轻柔地捶起来;一会儿又用掌心挤按局长们的屁股,节奏力道都刚刚好。

  两位港姐的按摩倒是次要的,她们若隐若现的乳沟和身上散发出的女人味深深吸引着局长的眼球和呼吸。局长们越来越色起,脑海里想象着如何和港妞开始,是狂野奔放点还是含蓄温柔点。

  想着想着,阴茎慢慢充血,越鼓越大,越伸越长,重重的身体压在膨胀的阴茎上难受极了,终于陈志刚忍不住了,扭头对老谢说,「我要操她了,憋不住了。」
  老谢转过身,「呵呵……她们需要带套的,也挺麻烦。」

  「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带过套了,多给点钱不行啊……」陈志刚说。

  「哈哈……你一开始先带着,操起来再说。」老谢很有经验地说。

  夜晚的香港充满魅力更充满激情,是一种爱欲的蔓延和释放。

          【十一】局长们和港姐的销魂夜

  东方明珠华灯璀璨,维港的夜还很长。

  海湾浴场里,两个港妞还没等客人发话,就已经将自己那古朴优雅的外衣脱掉,露出比基尼内衣,火辣的身材和她们刚才那温柔含蓄的印象截然不同,这使两位大局长十分欣喜。看到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港姐今天就性感地站在自己面前,简直如饥似渴。

  两个女孩穿的都是粉色比基尼,而且都是接近全裸似的线形样式,非常火辣,身材更是绝好,三围丰满匀称,个子本来就比内地的女孩高,加上气质非凡,妖媚动人,站在两个局长面前还很有妖娆,局长们看了都迫不及待了。

  谢局长先招手,两个港姐于是婷婷地走到局长们面前,这时候是局长们动手的时候了。

  陈志刚先是抱着美人猛亲,从脸亲到耳朵,然后有亲到脖子,令美人不是娇滴滴地挣扎,两个美人越是挣扎两个局长就越是亲的猛烈,好像要把她们吃进嘴里才行。

  这边陈局长一边亲着一边手在美人的胸部摸着,试探着乳头的位置;那边谢局长整个身子扒在美人身上,谢局长那坚硬的阴茎压在美人的阴部,还不是攒动,恨不得隔着裤头插进美人的阴道里。

  谢局长太会享受了,他将美人的性感乳罩扯掉,然后将坚实的胸膛抵在美人柔软的乳房上,还不时来回的搓动,感受美人的乳尖摩擦胸肌的快感。

  陈局长也不甘示弱,亲着亲着手就顺着美人的胸部往下,在小腹上停留了一下,就悄悄地滑进美人的内裤里,陈志刚的指尖感到一阵柔软的毛的阻隔,他再往下滑就是微微隆起的阴部,阴部已经有些湿湿的。

  这事陈志刚兴奋极了,原来美人很喜欢自己这样亲吻的感觉,他于是将手指放在美人的阴部轻轻往下挤压着,不时地用手指来回搓揉,令美人娇气的叫出声。
  陈志刚见到美人如此兴奋和假害羞就越压越紧,手指一下插进了阴道里,淫水让陈志刚的手指湿了,然后陈志刚越插越深还不时搅动着阴道口的嫩肉,令美人娇滴滴地叫喊着。

  谢局长总是快人一步,嘴含着美人的乳房已经不够了,将头埋在美人的阴部,舌头吮吸着美人的阴道,一边用手扒开美人的阴唇透出鲜红的嫩肉,然后舌头像个钻头一样在美人的阴道里搅动,还不是吮吸着美人分泌的淫液。

  陈局长也开始吸起来,两个大男人都扒在港姐的大腿上吮吸着,两个美人娇滴滴地叫声换来的是局长们越来越贪婪的舌头。两个局长的阴茎都鼓得老高,特别是谢局长已经快50的人了,阴茎还这么坚挺如山,陈局长更是擎天一柱般撑起内裤,只是山头湿湿的,淫液顺着陈局长的龟头流出印湿了内裤。

  两个贪婪的局长吮吸的差不多了,躺下来,也让美人给自己吹一吹。

  谢局长一把拉掉自己的内裤,露出黝黑的肉棒,陈局长也脱掉裤子示意美人来给自己舔鸡巴。陈局长的阴茎又粗又长龟头红润巨大,令美人两眼发直,兴奋不已。

  美人先是轻轻舔着阴茎周围,然后吸住龟头,陈局长将美人的头按在阴茎上,美人开始加速地来回吮吸,一次次用喉咙的嫩肉撞击着陈局长的龟头,令陈局长直呼「爽啊……哦……噢……」

  美人贪婪地越吸越紧,恨不得将真个阴茎吞进嘴里。

  那边谢局长的美人吸起来也是津津有味,不时发出「啪……啪……」的响声,谢局长的阴茎虽然久经沧桑没有陈局长的粗大,但是依然坚挺特别是阴茎上血脉凸出,令美人吸起来非常刺激。谢局长阴毛浓密,粗硬的硬毛弄得美人的鼻子和嘴唇痒痒的,令美人激情难退。

  终于陈局长说,「老谢,再不操就给这两个B吸进嘴里了,浪费了,操起来啊……」说着,陈局长示意美人。

  美人从旁边的抽屉里取出安全套,给陈局长的大阴茎戴上,戴到一半时陈志刚示意行了,陈局长喜欢生操,戴上后总感觉不舒服。

  他用巨大的龟头摩擦着美人的嫩B,可没有以前的刺激感,戴着套就是不爽啊,他索性就插进去,还是不紧不慢地抽插着,虽然隔着薄薄的套子,但是他还是能感觉美人阴道里的温暖。

  陈志刚越差越用力,狠狠地顶着美人的花心,他想等到美人被插到兴奋了自己在偷偷拽掉套子。

  谢局长也是戴着套子在操,他比较温柔一些,还扭动着屁股让阴茎和龟头充分感受美人阴道的每一块嫩肉。

  两个局长看美人已经陶醉的呻吟着,互相使了眼色,然后趁换姿势的时候偷偷拽掉了套子。

  陈局长兴奋地猛地将龟头顶进花心,一阵温暖湿滑的热液包裹着龟头,陈局长不禁「哦……」叫了一声,性奋极了,不戴套就是爽,整个阴道温暖的嫩肉直接和阴茎接触挤压,夹得阴茎爽极了。

  陈志刚可以感觉到美人阴部淫液流出和自己的阴茎摩擦出白沫弄湿了自己的阴毛,陈志刚的阴毛和美人的阴毛拉出长丝,真是爽歪歪。谢局长那粗硬的阴毛更是和美人的粘在一起,谢局长阴茎抽插地也越来越快。

  两个美人不停地呻吟还喘着粗气,性奋的直叫,哪里还知道已经被两个大局长生操了,陈局长的睪丸拍打着美人的香臀发出啪啪的响声,令美人激情四射,整个乳房都胀得滚圆。

  操着操着,陈局长提议要换着操,于是陈局长骑在谢局长的美人上,龟头轻轻摩擦了两下就挤进阴道里,美人感受到这个陈局长的阴茎好粗好长,不禁扭动着臀部,尽情享受着陈志刚的大肉棒地撞击摩擦。

  谢局长操着陈局长的美人有种天生的优越感,感觉象是占了便宜似的猛操,美人也十分配合的呻吟着。

  陈局长说,「老谢你的这个B好紧,我要射了,我的这个就让给给你吧……」说完陈局长抱紧谢局长的美人下体猛烈地抽插,终于抵不住美人淫液的勾引在龟头撞击到肉壁的同时性快感爆发。

  精液从龟头喷射而出,和美人的淫液纠缠在一起,美人顿时感到下体火热,胀胀的,这才意识到局长早就生操了她们,没办法自己也是太性奋,只能接受这样的恩赐。

  谢局长也随即高潮澎湃,精液飞射,让美人淫液横流,从阴道一直躺倒床单上,谢局长看看陈局长满意地笑了。

  两人随即在包厢睡了一觉,两个美人始终陪在左右。

             【十二】偷来的秘书

  迷幻的香港之夜,总是充满着惊喜。李伟了解宋主任的心思,前段时间因为报表出了大错宋主任被他连累,被局里狠狠地恶批一顿,他一直觉得宋主任早晚要把他送走。

  既然王雪娟是个诱饵,何不成全了宋主任呢,这样一来把柄在自己的手里,宋主任也不敢轻易动他。于是他在雪娟的饮料里偷偷放了迷幻药和催情药,虽然计量不大但是效果还是慢慢地显现……

  慢慢品尝的雪娟确实没有防备,不一会儿就觉得神魂颠倒,感觉象是进入了梦境,但又飢渴难耐。她说,「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你们慢慢欣赏吧。」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

  「这人生地不熟的,哪能一个人回去,我送你吧……」李伟说着就起身跟随雪娟。

  他看宋主任完全没有动静,急忙说,「主任我们一起吧……这边的有一家酒吧很有名我们不如换换口味。」

  「好吧……小雪也累了,我也想休息了。」说着就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
  路上李伟开着车,宋主任带着小雪坐在后排。王雪娟的神志已经模糊。身边的男人象是情人又象是陌生男人,自己的身体狂热的躁动,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
  王雪娟靠着主任的肩膀感觉很温暖又很渴望这个男人更狂野一些,她的手在不停地摆动着,吱吱呜呜地自言自语。她的手无意间停在了主任的腹部,感觉到有个硬硬的东西抵着小手,还微微地颤抖。

  宋主任的心里也是一片狂野,没想到雪娟这么放荡不羁,这么风姿妖娆地靠着自己,阴茎止不住地膨胀,龟头涨的巨大抵在裤裆上,不停地挑逗着王雪娟的小手。

  雪娟感觉到了熟悉的位置,于是不能自己地摸来摸去,主任的龟头在小雪的手下跳动着,薄薄的西裤根本无法阻挡热量的传递,越来越热越来越湿,从主任龟头流出的粘液透了出来,小雪赶紧贴上去,用舌尖轻轻地搅动着。

  这样的大尺度令宋主任心花怒放,他认为雪娟是个不折不扣地骚货,竟然她都主动了,自己还难为什么。心想反正李伟有错在身,不敢出去乱说的,于是解开皮带,露出潮潮的龟头和笔直的阴茎。

  雪娟一把抓起来然后放入口中,这味道真的太熟悉了,是男人分泌的液体加上微微地咸味和辛臭味,充满了诱惑,她比平时吮吸陈志刚的龟头还要用力,她现在完全释放了自己的性欲。

  舌尖在宋主任的马眼上钻动,恨不得挤进去,弄得主任神魂颠倒,不停地发出呻吟。透过后视镜看到一切慢慢进行的李伟心里很高兴,但是他也心痒痒地,毕竟这种刺激不是天天可以享受的。

  车行驶在香港的夜色中,玻璃窗外灯火斑斓,车内的气氛却在燃烧着,两个人的欲望在熊熊燃烧。

  「小雪你好美啊……让我摸一摸吧……」说着主任解开小雪的衬衫钮扣,手钻进雪娟的胸罩内,不停地揉捏着。

  雪娟的头却埋在宋主任的鸡巴上,口水顺着阴茎慢慢地流淌着。忽然主任按住雪娟的头然后挺动着屁股往雪娟嘴里塞。

  大半个阴茎都挤在雪娟的嘴里,雪娟挣扎着却被主任的手按住。然后主任又这样重复着按住她的头,让龟头可以挤进小雪的喉咙里,这种紧迫的快感平时从未尝试过。

  小雪现在心里和嘴里都只要男人的性器,只想好好地享受性的狂野。而宋主任的色欲被雪娟一次一次满足,激情迸发,忽热一阵酥麻快感冲起来,他双手抱着雪娟的头,然后挺动着阴茎,好让从龟头射出的精液能够被小雪直接吸收到肚子里。

  一波又一波就这样连射了五六次,宋主任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快感,做梦都没有想到可以把精液射到小雪的喉咙里。

  滚烫的精液充斥着雪娟的咽喉,呛得雪娟直咳嗽,差点将精液咳出来,她感觉到了异常的恶心。但是神魂错乱地她还是不停地吮吸着射完精龟头,想要继续搾取宋主任的精液。

  后座的高潮自然让李伟也浑身亢奋,老二不停地摆动着,想要出来感受一下。车终于到了酒店门口,他说,「主任,我们回去再玩吧。」

  「辛苦你了,小李。」说着主任不好意思地拉起裤子,将湿漉漉软绵绵的阴茎塞回内裤里,他扶着雪娟下了车,直奔房间。

  宋主任轻轻将雪娟放在床上,这次发现自己的裤裆湿了一大片,还有斑驳的精液痕迹,一切来的这么突然,却满足了他的潜欲望。

  他还在缓着情绪点燃一支烟,就听见小雪在那边吵闹,「来嘛……你不想操我吗,我可是C罩哦……来嘛……」

  听的宋主任心里越来越发毛,心想不会是被灌药了吧,看看身旁一直淫笑的李伟,他终于看穿了。

  「是不是你小子灌得药,是不是?」宋主任逼问道。

  李伟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只是希望您能玩得开心,好不容易陈局长去逍遥了,小雪现在是咱们的人了……呵呵……这药效还可以持续很久的。」

  「你小子果然胆大,要是被局里知道,我们都得死,知道吗,你给我放聪明点。」宋主任语带责备却又暗暗偷喜,说道,「这小雪的MM还没有尝试过,别老让陈局一个人享受啊,荒废了,呵呵……」

  「那还等什么这时候最有玩头……我来把她脱了」说着李伟扒在雪娟上身嘴唇在小雪的耳边轻轻舔着。

  「讨厌……痒死了……人家等不急了嘛……」雪娟骚媚地语气激起了李伟的欲望,他含住小雪的嘴唇,将舌头伸进雪娟的嘴里,然后用手解开雪娟的上衣。
  在一旁观看的宋主任,抽了最后一口烟将烟灭了,自己的老二早已恢复生机,只想往外钻。他将西裤脱了甩在一边,然后从内裤中掏出鸡巴上下撸动着,心想:反正已经搞了一次,这回一定要完全占有小雪才能过瘾。

  李伟人高马大,不胖但是却肌肉发达,平时经常去健身房,显得宋主任身材矮胖已经中年发福了,但宋主任的鸡巴确实很长,上面的青筋缠绕着阴茎十分刚硬。

  李伟过了把摸奶瘾后,赶紧脱掉累赘的裤子,挺着红润的鸡巴抵在小雪的脸上。雪娟迅速感应到了鸡巴的诱惑,然后将整个龟头含在嘴里,可能是李伟的鸡巴不算很长,所以她几乎可以将整个鸡巴吞没在口中,还不停地要求,「再深一点……好爽啊……」

  宋主任终于起身来到雪娟身边,可能是不想一下插进去,所以撩开小雪的内裤一侧,将龟头放进雪娟的内裤里,然后慢慢往里推进,可以细细品尝雪娟的阴毛刮过龟头的快感。

  雪娟被这种从未有过的刺激所感染,不停地扭动着腰部,就这样迎合着,摩擦着。虽然隔着内裤却可以清晰地看到宋主任的龟头和阴茎在阴唇上摩挲着,龟头分泌的粘液将雪娟的内裤弄湿了,变得更透明了。

  雪娟越扭越重,感觉到象是被性骚扰一样,想象着某位绅士地龟头正徘徊在MM上。宋主任也看出来雪娟满脸淫秽的姿色,阴茎越摩越狠,龟头的被雪娟的阴毛包裹着十分爽快。

  忽然雪娟再也招架不住这种奇怪的挑逗,抖动着身躯,随后一股股滚烫的淫液溢出,热液打湿了宋主任的龟头,他停下来慢慢享受这种高潮的冲击。

  李伟依然陶醉在阴茎被雪娟小嘴裹紧咀嚼的快感里,宋主任已经迫不急待地脱下她的内裤,吮吸着雪娟的淫液,舌头伸进雪娟的MM里搅动着。

  过了一会他将雪娟的双腿扛在肩上,然后将龟头套上安全套轻轻抵进小雪的阴道里,顿时滚热的肉壁包裹着龟头,湿漉漉的阴道非常光滑,宋主任爽到了极点,随性地抽插着,双手捏着小雪的乳房,不一会儿溢出的白色黏浆就弄得他们的阴毛花白了,宋主任的阴囊撞击雪娟阴部的声音也越累越大。

  李伟终于憋不住抽出鸡巴,讲龟头抵在小雪的乳头上射了出来,一条一条的精丝布满了小雪的左乳。

  宋主任玩得酣畅淋漓,满头大汗,小雪不时的叫出声,「慢一点……慢一点……好爽啊……」手紧紧抱住宋主任的胳臂。

  宋主任含住小雪的右乳,使劲裹着,满脸络腮胡渣刮着小雪细腻的肌肤,小雪兴奋地扭动着,阴唇和阴道也不停地收缩着,弄得主任的阴茎非常舒服。
  宋主任看着黑黑的阴茎在小雪鲜红的阴道口伸缩,终于小雪的阴道裹得宋主任龟头像触电般高潮了,精液再一次喷射出来,塞满了安全套。

  就这样宋主任不舍得抽出鸡巴,想在小雪的阴道里多缠绵一会儿,直到最后变软了才慢慢退出来,倒在一边大口喘着气,「真他妈的爽死了……好紧啊,你感觉怎么样,小雪的嘴巴也很给力吧,呵呵呵……」

  「可惜啊,明天就要回去了,今天主任你一定要玩好啊,回去我保证不提一个字。」李伟回答,「等会我给她擦干净送回去,保准她一早醒来什么都不知道,放心吧。」

             【十三】绝望主妇

  飞机缓缓的降落在机场跑道上,载着一行人回到了家。他们有说有笑,有的还在回味当时,有的还在说香港的美味佳肴,还有的在睡觉,也许是晚上太累了吧。

  王雪娟醒来时感觉自己咽喉很恶心,阴道涨涨的,知道自己一定是做爱了,可是却迷迷糊糊的不记得和谁在哪做的……只记得和宋主任他们一起在酒吧,可能是后来酒喝多了被陈局偷偷抽插了吧,也没怎么多想。

  一下飞机,陈志刚的手机刚一开机电话就接踵而至,来电:李慧。

  「喂,小慧啊……」陈志刚呼道。

  「姐夫,你猜我在哪?哈哈……我现在在机场,姐姐去给明明开家长会了,我正好来4S店取车顺道过来接你回家啊……」李慧调皮的说。

  「呵呵……你真是不怕麻烦,既然来了,在哪呢?」陈志刚心里暖暖的,这会好歹不用做公交车回家了。

  一路上李慧和他有说有笑,谈到香港的美食,陈志刚说,「我跟你说,他们那边竟然都是男服务员,把我们这些大老爷们憋死了,哈哈……」

  「哈哈……姐夫你就知道看美女也没仔细品味一下港式餐厅的好菜,老实交代有没有找港姐作陪啊?」李慧开着玩笑说,「没关系,我不会告诉姐姐的。」
  「你啊你,我们是出差又不是去观光旅游,怎么会安排小姐呢……」陈志刚满脸春光地说。

  「我今天休息,我帮你把行李送上去吧,您别跟我见外啊。」李慧说话还是很有分寸的,但是她心里只想和陈志刚多呆一会,没准还有意外收获。

  陈志刚点点头,「谁和你见外了,上去坐会吧,他们帮我买了一些好东西,你上去挑两件吧。」

  「哈哈……有没有我喜欢的牌子?上次去日本买的香水用完了呢。」两人边聊边走着到了家。

  一进门陈志刚便躺在沙发上,什么也不愿做了,他指着黑色行李箱说,「就在那个包里,你去挑挑看。」

  「遵命!」李慧走过去打开行李,发现有Dior的香水和化妆礼盒、MIUMIU、LV的皮包还有一套安莉芳的情趣内衣,她拿出那套内衣说,「你还知道给姐姐买内衣啊?」

  「哦……哈哈……是我托同事买的。」陈志刚笑着答道。

  「这是C罩的,可姐姐只有B罩,你骗谁啊!」调皮的李慧一眼就识破了。
  「那你应该能穿吧,送你吧……」陈志刚应付着。

  李慧摇摇头「我得试试,不然白要了……」说着就进了房间试衣服。

  「三、二、一,看看性感吗?」李慧竟然穿着这么暴露的情趣内衣出现在陈志刚面前,吓得陈志刚一大跳。

  「你啊……竟胡来,不过比你姐姐身材好多了,穿什么都好看。」

  「哼!姐姐说晚上还要带明明去吃肯德基,吃完才能回来。」李慧怕陈志刚放不开,主动走到他面前,然后忽然伸手拉起他的领带,说,「你难道不想仔细欣赏欣赏?」

  陈志刚被她拽着起身靠近,内心虽有疑虑但是却被眼前的美女迷昏了头,说,「速战速决,哈哈……来吧……」

  李慧拽着姐夫的领带慢慢拉入他们的卧室,然后倒在床上,手还是拽着不放。陈志刚顺势伏在她身上,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去接近自己的小姨子,他性欲淹没了理智,一口吞没了李慧的小嘴,李慧附和地伸出舌头和姐夫舌交,两人就像失散多年的情侣一样激情四射。

  李慧主动将乳房透出,高耸的乳头刺激着姐夫那早已紧绷的性神经,他捏着李慧的乳房将乳头含在口中狠狠地吮吸,如饥似渴。

  李慧兴奋极了,一边搂着姐夫的后背一手滑向姐夫的腰部,慢慢接近目标。陈志刚的注意力全被李慧所吸引,穿着情趣内衣的李慧简直是霹雳娇娃,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乳房肿胀饱满,点燃了志刚的欲火,他的阴茎已经在西裤下跳动,被李慧不停地捕捉,揉搓着。

  两人已经水乳交融时,李慧说,「老公……我要你……我要你……快点,我们时间不多……」

  志刚一听喜急望外,不禁刺激了他那男人的征服欲,却又故意挑逗,「急什么,你姐姐还要吃过晚饭才能回来,咱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你这色鬼……看来只有本姑娘才能满足你的欲望。」说着就主动寻找姐夫的西裤拉链,当她伸进裤洞中绕过内裤才触动到姐夫早已勃起的阴茎,那东西又粗又热,李慧的细手几乎抓不住它,她食指搜索着龟头,接触到姐夫龟头分泌的热液。

  陈志刚此时已经被挑逗到极限,一把拉出李慧的小手,掏出家伙撮弄着。
  陈志刚脱下李慧的内衣裤,露出李慧那整齐包裹的阴毛,微弱的光线下晶莹发亮,当手指挤开两瓣阴唇才发现李慧早已灼热湿润的爱液蠢蠢欲滴。

  等不及志刚抚摸,李慧将龟头拽向阴蒂,上下摩擦着,这样的淫荡举动令这位身经百战的局长有前所未有的冲动,屁股一挺就挤入李慧紧实湿润的阴道,一捅到底,让李慧叫出声来,「啊……老公……轻点啊……轻点……」

  「你逼得,骚B……」志刚猛力地抽动阴茎,在阴道的肉壁间寻找久违的快感,越抽越紧,越抽越猛,越抽越深,陈志刚第一次穿的这么整齐去操一个女人。
  李慧当然无法适应这样样浓烈的性交,虽然不是第一次,但确实是最快乐和放荡的一次,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姐夫的阴茎拜倒在自己的躯体下,欲火焚身,抱着姐夫的头要求舌吻。志刚和李慧如触电般飢渴地相吻,似乎完全忘了时间的存在。

  李慧禁闭的欲火在姐夫的猛烈攻势下一次又一次燃烧,越烧越旺,几乎无法自拔,乳头鼓胀地快要喷出奶来,阴道的肉壁传来姐夫大龟头一次又一次摩擦地快感。

  李慧飘飘欲仙,忽然间全身振颤,淫液从阴道深处涌出,撞击到姐夫的龟头,志刚感应到了自己身下的淫娃已经高潮,潮水汹涌地浇灌着自己的阴茎,快感就要达到极限。

  淫荡的粘液变白粘在两人交融的阴毛上,连志刚的阴囊都热乎乎地一次又一次拍打着李慧的阴部。志刚的高潮一触即发,忽然房间门打开了。

  「呃……啊……你们!」此时在床上交融的志刚才意识到是李梅站在门口,「哦……哦……我靠!」陈志刚长出一口气喊道,他知道已经迟了,高潮一发不可收拾,抽出阴茎抵在李慧的阴毛上,精液喷射而出划出一道又一道白色丝线,李慧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推开姐夫。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不活了……」李梅说完就瘫倒在地,大哭起来。
  原来明明和同学结伴去吃了,她想早点回来给志刚做饭迎接他,没想到却是晴天霹雳。

  「姐姐……都是姐夫要求的,他强迫我的。」边说边哭的李慧赶紧穿起衣服就跑出门去。

  「哼!」陈志刚什么也没说,也出了门,只剩李梅一个人绝望地哭着。
  第二天一早,陈志刚疲惫的打开门,他以为李梅肯定回娘家了要不然就是在家等着跟他继续打闹。

  谁知到李梅穿着平常的衣服在给明明做早饭,一看到爸爸,明明冲上去说,「爸爸你加班啦……妈妈给我看了你带给我的玩具,我最喜欢变形金刚了,哈哈……」

  志刚看了看李梅,发现她若无其事地在做饭,便说,「喜欢吗?我就知道,呵呵……爸爸累了要去休息,你早上别迟到啊……」说着就进了房间。

  躺在床上的志刚做梦也没想到回来竟然还是一个温暖的家,也行是因为明明李梅才选择沉闷,但不管怎样错在自己,唯有让明明幸福才能维持这个家,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也许他真的还没准备好。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